科比
2019年05月15日 下午02:02:41672阅读

江淮汽车的困境

江淮汽车的困境


近日,江淮汽车发布了其4月份的产销快报,数据显示,1-4月其累计产量16.77万辆,同比下滑13.55%;销售方面,1-4月份累计销量约16.43万辆,同比下滑12.93%。而在日前公告披露的2018年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也均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呈现下滑,其中2018年江淮汽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亏损7.86亿元,成为江淮汽车登陆资本市场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而更让江淮的处境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北京市生态环境局拟对江淮汽车涉嫌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等行为进行重大处罚举行听证。

江淮汽车的困境

业绩下滑、利润负增长,再加上涉嫌排放造假,对任何企业而言,都是一个重大打击。虽然随后,江淮针对排放问题发布了澄清公告,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北京市生态环境局指出的涉嫌冒充排放检验的合格产品问题主要集中在江淮商用车的货车上,具体处罚与否,还需等听证会结果最后公布。据悉,该听证会将于2019年5月16日延期举行。

其实无论此次听证会的最终结果如何,江淮汽车都会陷入一个更加被动的局面。何况这也不是江淮汽车第一次被质疑存在“排放造假”问题。早在2014年,在部分地区率先实施国四排放标准之时,江淮旗下重卡就被央视《焦点访谈》曝光,称其通过修改车辆合格证上发动机的型号和编号,以国三冒充国四。

江淮汽车的困境

尽管随后江淮汽车方面也对该事件进行了澄清,并甩锅给经销商,但《焦点访谈》调查认为,这种排放造假如果没有厂商的配合是做不到的。可见,江淮汽车这些年变得如此这般,除了其自称的受宏观经济下滑、汽车行业首次负增长因素的影响外,自身问题才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从最早的传统商用车,转型到乘用车,再发展到新能源汽车,江淮汽车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方向,但现实是残酷的,转型战略的不成功导致这条路走得磕磕碰碰,一点也不顺利。

江淮汽车的困境

江淮汽车“商转乘”的序幕应该是由2001年瑞风商务车的下线拉开。三年之后,江淮汽车又正式提出“商转乘”发展战略,并确立了“商乘并举”的发展战略目标。但在实际发展过程中,江淮没有将商用车的市场定位与乘用车的战略定位清晰区分开来,导致乘用车的转型遇到了一定阻碍;加上江淮汽车打造的产品技术特征和价格特性都不够明显,与竞品相比并不能很好的吸引消费者眼球,这些都导致江淮汽车转型并未成功。

在新能源汽车方面,虽然从江淮汽车发布的4月份产销数据上来看,其纯电动乘用车1-4月份的累计销量同比增长了38.93%,但其现状已然困境重重。确实,江淮在2016年前刚推出的iEV3、iEV4、iEV5等多款纯电动车型,市场反馈都不错,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后来多起起火事件以及国家政策的原因的影响,江淮汽车所采用的韩国三星SDI电池并未进入工信部的企业目录,江淮也因此失去了政府财政补贴。

江淮汽车的困境

后来,江淮汽车又主打“亲民”路线,尤其是10万元以下的A00级别新能源车型。在新能源汽车兴起的早期,这确实是一个打开市场的办法,但随着消费需求的不断提升以及国家政策的转变,这类低端车型已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如何向中高端车型转变,成了江淮汽车的又一重要难题。

奈何在耕耘了几十年的传统燃油车方面都做的不成功,想在竞争愈发激烈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取得成绩,又谈何容易。好在,造车新势力的兴起与政策的扶持不仅给传统车企制造了挑战也创造了机遇。2016年,江淮与蔚来汽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的合作,而江淮选择与蔚来合作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希望借助蔚来品牌实现产品向中高端转型。

江淮汽车的困境

据悉,江淮蔚来工厂虽然对外是江淮汽车与蔚来的合作项目,但其实这个工厂是由江淮单独投资的,主导权也掌握在江淮手中,蔚来只是在建设过程中提供意见。截止至2018年底,这一投资金额已累计超18.24亿元。

那么对于蔚来而言,沦为江淮的陪衬显然不符合其规划,所以除了江淮,它还分别与长安汽车、广汽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并分别成立了合资公司。但截止至3月底,蔚来汽车ES8的累计销量也只有一万多辆而已,想要达到江淮蔚来工厂所能达到的年产能10万辆还不知要到何时。那在此之前江淮蔚来工厂就很有可能面临产能过剩风险,负债也将进一步加剧。

江淮汽车的困境

所以就在与蔚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之后不久,江淮又马不停蹄的与大众汽车签署了合资合作备忘录,许多人认为与大众建立合资公司,很可能是江淮汽车实现品牌升级的一个契机。

但也有人认为,江淮汽车很有可能会受制于合资品牌的压制,只是充当一个代工厂的角色。有这种顾虑也在情理之中,根据公示信息显示,大众江淮新工厂预计将于2020年6月正式建成,未来将投产A0级SUV、A级SUV和MPV三款纯电动车型。虽然江淮汽车希望能借助于大众及西雅特的合作来巩固自身在新能源领域的优势,但长期来看,西雅特只是大众下属的中低端品牌,而且与大众建立的合资公司也只是单独开发一个平台或一款车型,这并不利于江淮汽车现有技术的提升。

江淮汽车的困境

没有核心技术,没有更多适合市场需求的车型推出,没有清晰的品牌定位,只是作为一个代工厂的存在又有何底气和资本与外企争夺话语权?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果只靠吃老本,只依靠政府的扶持是无法赢得未来市场主动权的。

相关推荐

安徽各市经济表现:合肥成国家科学中心 芜湖第二稳固 安徽省是2018年GDP有突破的省份之一,GDP突破三万亿,具体为30006.82亿,安徽全年实际增速为8%,高于全国1.4个百分点,2019年的增速目标定为7.5%-8%。在名义增速上,安徽也是两位数省份之一,名义增速为11.1%,其中名义增量为2988亿,是中间位次的省份中最高的,甚至高于前十省份中的河北(1993亿)和湖南(2552亿)。安徽总共下辖16个地级市,他们在2018年都取得怎样的成绩呢?一起往下看。2018年安徽各市GDP表现2018年的安徽城市,在名义增速上大部分都是两位数,最高的滁州约为12.3%,两位数名义增速中最低的城市是六安,约为10.3%,仅有池州(9.7%)、铜陵(8.9%)、淮南(6.9%)和淮北(6.6%)四市低于10%,均为既有经济体量最小的城市,其中淮北和池州的GDP尚不足一千亿。省会合肥GDP尚未到达八千亿,但在省内已经有压倒性的优势,经济地位已经无法撼动了,合肥2018年一年的增量,大于安徽GDP排在最后的8个城市一年的增量总和,凭借着中科大及不少的科研院所,合肥成了继上海之后我国第二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在这一方面开出了一条路,合肥似乎找到了城市发展之路,成了安徽唯一的第一梯队城市,但需要警惕的是合肥的速度在逐渐变缓,与长三角大城市的差距又大了,对于想要融入长三角的城市来说,面临着尴尬的处境。芜湖拉开第三位的马鞍山1300亿,这差量占马鞍山GDP的68%,芜湖的安徽第二城之位很稳,芜湖产业基础好,交通便利,也有一定的科教资源,最主要的是芜湖的营商环境较好,中山大学《深化商事制度改革研究》课题组对全国16各省84个城市的营商环境调研中,芜湖的得分排名第二,仅次于广州,对于缺乏资源调配优先权的普通地级市,这是最重要的,关系着城市的兴衰,芜湖不失为安徽的第二梯队城市。安徽的第三梯队城市,即为2018年经济体量尚在两千亿以下的城市,他们有的是面积大市,有的是人口大市,但经济体量与合肥、芜湖还存在明显的差距,要是论人均,除了马鞍山外,其余城市与合肥、芜湖、马鞍山均不可同日而语。在第三梯队城市内部,经济体量相互之间追得很紧,一方面体现城市竞争的激烈,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每个城市的压力之大,也许稍微不小心,很可能就被后面的城市超过了,当然这无形之中促进每个城市进步。安徽城市未来看点在今后,安徽城市会有不少看点,除了省会合肥向万亿GDP冲刺、芜湖巩固安徽第二城的地位,更多的看点会聚集于其余的14个城市,具体来说就是反超与被反超,还有被整合。14个城市在GDP上相互之间追得很紧,差距在10亿以内的有马鞍山和安庆、池州和黄山两对4个城市,差距在50亿以内的有六安和亳州、滁州和阜阳、阜阳和蚌埠、淮南和淮北四对7个城市。一直以来,马鞍山和安庆都在你追我赶,如今两市的GDP相差不足1亿元,一个靠近南京、紧紧追随南京,一个是鄂皖赣交界地带的老省会,只要一个城市的增速快一点,另一个城市的增速慢一点,都会发生反超与被反超,但在人均上,两市差距巨大,安庆仅为马鞍山的二分之一,从这一点来说,安庆离全方位赶超马鞍山还有很远的路。池州与黄山是GDP尚不足700亿的经济体量很小的地级市,两城在GDP上的差距仅为7亿,残忍一点说,两城还算不上现代严格意义上的城市,即使旅游再怎么著名都微不足道,两城在2018年的增量总和约为127亿,与与排名第十一的亳州(127.4亿)相当,再残忍一点就是可以忽略不计。至于六安、亳州、滁州、阜阳、蚌埠、淮南和淮北,可说的地方也就那些,就不一一描述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比对,我们在比较两个城市的时候,往往都是希望两城均能更上一层,在新的一年里都取得更加出色的成绩。巢湖被拆分已成往事,这也是改革,是对行政区划的改革,这样的改革,在今后的安徽还会出现。在华东地区,各省下辖行政单元数量是:江苏辖13个、山东辖16个、浙江辖11个、福建辖9个、江西辖11个,安徽多达16个,山东的人口和经济体量摆在那里,再对比苏、浙。闵三省的人口、经济、面积,安徽的行政区划明显存在零碎、繁杂的情况。都说穷人少分家,自己本身的经济实力弱,还要分那么多家,浪费了多少行政成本和效率?2018年安徽16个地级市中,名义增速最慢的三个地级市是淮南、淮北和铜陵,其中淮南曾把六安的一个县划去、铜陵把安庆的一个县划去,然而没有改变的是面积仍然很小,人口还是很少,增速还是很慢,经济发达可以把行政单元划小,经济落后就要对行政单元进行优化、整合,这也是改革,而安徽向来不缺改革的精神。回望与展望过去十年,安徽经济社会有很大的发展,但与那些十分迅猛的省份相比,安徽速度不够快、力度不够强,而是发展得比较慢,十年的前半段,在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大潮中,安徽城市吸纳不尽全力;十年后半段,才开始发力,明显是慢半拍。较长时间的迷茫和摇摆,安徽城市整体实力较弱,导致了融入长三角的时候力不从心,除了与江浙接壤的城市外,其余城市尚未找到融合的入口。说起人口流出,最先想到的肯定是东北三省、河南、湖南、四川等省份,但从相关统计数据上看,其实安徽累计流出的人口是最多的,即使省会合肥不是人口净流出城市,但是合肥的流入人口均不如中部地区武汉、长沙、郑州,合肥的就业吸引力依然相对欠缺,对“抢人”、“留人”和吸纳本省外流人口回流,合肥有心无力,甚至无心无力,因为相比经济和产业快速增长,合肥的房价起飞的速度超出所有人的预料,本来在生活环境、薪资待遇和未来前景方面都是要弱于苏浙大城市,超出预期的房价,直接把合肥人口吸引力降到最低。城市的经济体量、产业基础无法满足更多的人口,人口流出就不可避免了,如果房价再超出人们的心里预期,更多的人就会用脚投票,流出的人大部分都不会回流了,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城镇化进程放缓,中小城市进一步发展的难题就会显现,留住人、吸纳有回流愿想的人,是安徽城市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毕竟人才是城市发展的生产力、城市发展的动力,人口是城市发展最基础的资源。 科比 0评论
聊聊合肥组建的都市圈 在过去很多年,合肥处于“隐身”状态,或者可以说是低调的韬光养晦状态,然而不过短短数年,合肥很好抓住了机会,完成了从三线城市向弱二线城市转变。同为弱省份,江西还在摇摆,南昌的体量仍然很小,而安徽已经一心向东靠拢,合肥也像一匹小黑马,凭借科教与创新,摘得我国第二个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合肥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从新一线城市都市圈,再到省会城市都市圈,合肥都市圈无疑是比较尴尬的,因为东侧的小伙伴虽然现身于合肥都市圈,却早已在南京都市圈中同建共享;但对于合肥来说,作为安徽省会,皖北城市及六安、安庆、铜陵还需要合肥来带头,因此合肥都市圈也可以自成一派。合肥都市圈与隔壁的南京都市圈发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相比,合肥都市圈起步要晚很多,2006年安徽方面有了“省会经济圈”的提法,是合肥都市圈的雏形。2007年省会经济圈的范围初步确定,包括了合肥、六安、巢湖(原地级巢湖市),第二年,安徽方面出台了《安徽省会经济圈发展规划纲要(2007-2015年)》。2009年,省会经济圈更名为合肥经济圈,并实现了扩容,在原来的基础上纳入了地级淮南市和县级桐城市。2013年,合肥经济圈又纳入滁州。2016年,合肥经济圈开始向合肥都市圈转变;同年,合肥都市圈被纳入了长三角城市群,出现在《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年底,安徽方面发布了《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安徽实施方案》,合肥经济圈正式升级为合肥都市圈,范围进一步扩大到马鞍山、芜湖。根据相关规划,合肥都市圈以合肥为中心,还包括淮南、六安、芜湖、马鞍山、滁州和桐城(县级市),总面积约5.7万平方公里,人口体量约1400万人,2018年经济总量约1.7万亿元,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合肥都市圈一方面会催育合肥壮大,一方面会促进都市圈北边和西边的成员融入长三角城市群。规划中的合肥与小伙伴们合肥都市圈规划面积在6万平方公里以内,人口体量和经济体量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在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大框架下,合肥都市圈的规划体量是不算离谱,但是合肥都市圈规划中的成员,有些不太合理,在安徽省内,合肥素有“霸都”之称,然而不顾实际的“霸”就会出现“拉郎配”,合肥都市圈规划的城市构成甚至有为了让统计数据好看之嫌,因为是否把芜湖、马鞍山和滁州的数据计入合肥都市圈,关系着合肥都市圈的数据是否好看。合肥都市圈规划中,合肥的小伙伴均虽然都是合肥身边的,但令人耐人寻味的地方有二,一是芜湖、滁州和马鞍山已经在规划较早、机制较为成熟的南京都市圈中,但为何后来规划的合肥都市圈要把三市归入其中呢;二是工业基础较好的铜陵,位于合肥南侧,为何没有纳入合肥都市圈中呢,百思不得其解。虽然说合肥作为省会,省会城市的主张,下边的兄弟城市需要捧场,但不意味着芜湖、滁州和马鞍山就一定要被纳入合肥都市圈中,从城市之间的交通连接便捷度、交流协作积极主动向性、相互信任的基础等方面看,芜湖、马鞍山和滁州与南京的关系比与合肥的关系要更胜一筹。没必要让已经在南京都市圈中发展得如火如荼的滁州、马鞍山和芜湖,又现身于合肥都市圈中,让这些小伙伴左右为难,丧失发展机遇。就以城际轨道交通来说,这3座城市均有2条线路与南京相接,每天前往南京的高铁和动车多达几十车次,简单点说,这三市与南京之间的城际轨道交通已经实现了 “同城化”,并向“公交化”快速推进,而三市与合肥之间的城际轨道交通,可以说还是空白状态。目前的合肥,经济实力还不强,尚处于催育壮大的阶段,可支配资源十分有限,合肥西边、南边、北边的兄弟城市仍嗷嗷待哺,对于合肥都市圈来说,合肥以有限的资源用在这些城市上就足矣,而东边三市已经有更为充足的资源来带动发展。所以合肥都市圈实际上的成员,只有合肥、六安、淮南,安庆的桐城,再扩大一点也只有铜陵,至于滁州、马鞍山和芜湖是来捧场了,但不代表三市会在合肥都市圈与合肥愉快玩耍,毕竟城市也和人一样,会用脚投票。合肥都市圈如果在规划中,把原本就是南京都市圈的三市归入南京都市圈发展,规划就更加靠谱,以有限的可支配资源用在更小的范围上,分好轻重缓急,使合肥有足够的时空积蓄力量,进而扶助六安、淮南、安庆、铜陵,合肥都市圈可以想象的空间莫过于这些。合肥都市圈如同合肥一样,要成为一匹小黑马,还需要数年低调的韬光养晦,看清实际、抓住机遇,着力于催育合肥,并扶持六安、淮南,带上安庆与铜陵,在思维方式、商业模式、公共服务水平上向东边看齐,要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唯有这样,才能在众都市圈闪耀的长三角城市群中有一席之地。 科比 3评论
安徽三线城市:芜湖、蚌埠、滁州谁能在今年登顶二线 众所周知,安徽省是我国成立较晚的一个省份。所以,安徽省的各个城市的经济起步的也是比较晚的。所以,尽管省会合肥市不但在文化底蕴上还是在经济发展上都是极为优秀的,但现在依然是一座二线城市。然而安徽省在整体的发展之上,还是非常不错的。所以,安徽省不像陕西省等省份,只有一座城市突出。而是有数座发展潜力十分巨大的三线城市。其中最为出色的当属芜湖、蚌埠、滁州这三座城市,都是非常有希望发展为二线城市呢?而你,更看好哪一座城市呢?芜湖,芜湖的经济总量处在安徽省的第二位上。也是我国最早开始与外界往来贸易的通商口岸之一。所以,芜湖市的经济实力是绝对不容置喙的。仅在2017年当中,它的经济总量就高达了3000多亿元。而回想芜湖市在2018年的发展,它的发展似乎更胜一筹。你觉得芜湖市的发展怎么样呢?你觉得现在的芜湖市有成为二线城市的实力吗?蚌埠,其实蚌埠与芜湖两市都是安徽省非常老牌的两座三线城市。若说安徽省谁能在2019年当中升级为二线城市,那么,最有可能的两座城市就是蚌埠与芜湖了。与芜湖市相比,蚌埠在经济总量上并不是非常占优势。但蚌埠却比芜湖市有特色。蚌埠的景色与环境都是整个安徽省顶顶好的。你觉得现在的蚌埠具备成为二线城市的实力与机遇吗?你看好蚌埠的发展潜力吗?滁州,与上述两座城市相比,滁州市成为二线城市的实力是非常渺茫的。而其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其经济实力不够,而是时间的沉淀。与芜湖等老牌三线城市相比,滁州市升为三线城市的时间是非常短的。所以,这也是滁州市为什么很难在2019年更进一步的原因。想要滁州市的城市地位更近一步,最重要的还是积累啊!你觉得呢?你看好滁州市的未来发展潜力吗? 科比 13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