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蜂飞舞
2019年05月23日 下午01:25:441322阅读

芜湖:长三角的希望之城还是投资大坑?

5月22日,2019年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暨第一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高层论坛在安徽芜湖举行。这是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的首届峰会,也是自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成立以来的第二次高端会谈。它让芜湖这座皖省排名第二的江南小城,一时间成为媒体焦点。

和所有中西部省份的老二城市一样,在合肥这匹黑马省会的万丈光芒下,芜湖的存在感过去是很低的。尽管如此,但这并不妨碍芜湖人内心对于霸都的不屑一顾。

这一点安庆人也有同感。

这两座城市的不少人至今坚持认为,如果不是合肥踩了狗屎运,当上了省会,压根不可能超过自己。

的确,即使和石家庄这种火车拉来的省会相比,合肥的逆袭也带有更大的偶然性。事实上,早在上世纪50年代,就有皖省主官向中枢打报告,力陈合肥发展的局限性,希望能将省会迁到芜湖,结果被太祖拦了下来。

但即便这样,直到1984年,合肥的GDP才超过芜湖;又过了5年,超过老省会安庆,正式登上安徽经济一哥的位置。这时候距离合肥被确定为省会,已经过去了37年,时长足以在一代人的心目中形成“合肥不如咱”的刻板印象。

别的不说,直到今天,位于芜湖的安徽师范大学都认为自己才是安大正宗。合肥那个安徽大学是个李鬼,要不是太祖当年乱点鸳鸯谱,这货现在还叫“合肥大学”呢。所以我们看到,去年安大90周年校庆时,系出同源的安徽师范大学与安徽农业大学互赠礼物,表达兄弟情深,却没有care隔壁的安徽大学,看得持证毕业的我以为自己上了个野鸡大学。
不过历史恩怨归历史恩怨,现实实力摆在那里,不能不承认。尽管芜湖区位优越、交通发达、产业基础也较为雄厚——以汽车产业来说,芜湖奇瑞跟合肥江淮一时瑜亮。曾几何时,奇瑞QQ作为小白领的代步首选,风头远胜江淮的傻大粗货车。但在强省会战略下,原本作为皖江城市带“双核”的芜湖与合肥,这些年的发展差距越拉越大。

以2019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为例,合肥GDP1753.4亿元,排名全国24位。而芜湖GDP只有前者的一个零头——757.7亿元,排名73位,而且较去年同期还下降了3个名次,排在保定、茂名、菏泽、岳阳这些沃草城市后面,双核战略正在逐渐为单核崛起所取代。
写到这里,我知道许多人又要开始抱怨合肥吸血了。但对于广大中西部省份来说,实施强省会战略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只有做大做强省会,才能确保本省资源不外流,从而带动本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毕竟对安徽来说,卧榻之侧就是包邮区,人才资金如果不去合肥,那肯定就是跑到江浙沪(尤其是徽京),总之不会留在芜湖、安庆这些十八线小城市。与其为他人作嫁衣裳,那还不如贡献给省会了,后者终究是自家人。不是吗?

这方面最明显的例子就要数安徽和江西了。

本来两省是难兄难弟,合肥与南昌也在伯仲之间,但是这些年,安徽通过做大合肥迅速崛起。如今,不仅霸都实现了对南昌的全方位碾压——后者一季度的GDP(1295.82亿)仅相当于前者的74%,城市的媒体曝光度、房产投资价值更是完全不能比,安徽也借此甩开了江西好几个段位(3万亿级省份 PK 2万亿级省份)。

事实上,安徽虽然一个劲地希望能够挤进长三角的怀抱,单就其经济基本面来说,依然不脱中部省份的底色。以安徽目前的实力,不可能像江浙那样实现城市带、城市群的整体崛起(江苏是沿江城市群,浙江是环杭州湾城市群),而应该老老实实地学河南、湖北、四川、湖南、陕西的样子,将全部资源堆到省会头上,先做强一个省会再说。

如果也采取隔壁江苏那种撒胡椒面的方式,将有限的资源分配到皖江城市带9市59个县(市、区),结果收获的只能是一条皖江落后城市带。
当然也不可否认,安徽有其他中部省份不具备的特殊地理优势。比如说滁州、马鞍山这几个环宁城市,未来靠抱南京大腿,应该也会发展的还可以。但对于安徽省级层面来说,现阶段倒是没有必要浪费太多资源到这些地级市身上的,包括对芜湖。

虽然芜湖是安徽的第二大城市,但放在整个长三角,其地位和实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论经济,芜湖的GDP总量仅高于浙江倒数第四的湖州(620.9亿)和江苏倒数第二的连云港(650.15亿)。论人口,整个芜湖只有区区374.8万常住居民,别说是跟苏锡通等长三角头部地级市比了,即便放在安徽省内,也只是排在中游,大幅落后于阜阳、合肥、亳州、六安等7城市。

在以前的文章中,我曾一再提到人口总量对于城市竞争力、发展后劲的重要性。

鉴于芜湖在人口方面的巨大劣势,以及城市行政级别、安徽的发展阶段等方面的制约,所以尽管近年来,芜湖着力布局硬X射线、先进光源、5G网络,工业互联网等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安徽省印发的《芜湖市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实施方案》也明确提出,到2020年,芜湖将基本建成产业创新中心;到2025年,建成长三角有重要影响力的产业创新中心;到2030年,全面建设成为长江经济带产业创新中心……吧啦吧啦。
甚至G60科创走廊也劈叉,将其纳入进来,但就算上述目标全部实现了,芜湖撑死也就是第二个绵阳——所谓国务院批准建设的中国唯一科技城,但“唯一”了那么多年,经济实力仍然只有省会成都的七分之一(今年一季度,两者的GDP为3550.11亿 VS 583.36亿),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微信图片_20190523092035.gif(159.41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3 小时前 上传

当然,相比其他中西部省份那些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三四线城市,随着安徽全面融入长三角,像芜湖、滁州、马鞍山、黄山等一些城市,或将迎来一波新的发展机遇。但这并不是说这些城市就能够突破地级市的天花板。
至少现阶段,合肥依然是安徽唯一值得关注,和进行房产投资的城市。

相关推荐

宝武重组马钢:无偿获得后者51%股权 2019年06月03日 06:54:29 来源:新京报 重组后,马钢股份实控人将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专家称,此次重组有助宝武逐步实现“钢铁航母”目标 6月2日,马钢股份发布公告称,中国宝武计划对马钢集团实施重组,安徽省国资委将其持有的马钢集团51%的股权无偿划转至中国宝武。通过本次收购,中国宝武将通过马钢集团间接控制马钢股份45.54%的股份,并成为马钢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马钢股份的实控人也将由安徽省国资委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  近年来,我国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一直在推进。在宝钢和武钢合体为中国宝武后,2017年11月,*ST重钢公告称,最终确定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共同设立的重庆长寿钢铁有限公司为重庆钢铁重组方,参与对重钢进行重整。如今,长江上游的重钢、中游的武钢、下游的马钢均已完成或即将完成重组。中国宝武将间接控股马钢股份本次划转前,马钢集团直接持有马钢股份A股35.06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比例约为45.54%,为公司直接控股股东。安徽省国资委持有马钢集团100%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中国宝武取得马钢集团51%的股权,安徽省国资委对马钢集团的持股将变成49%,中国宝武从而间接控制马钢集团所持马钢股份35.06亿股份,占马钢股份总股本的比例为45.54%,马钢股份实际控制人将由安徽省国资委变更为国务院国资委。根据收购书显示,本次收购是促进我国钢铁行业健康发展,深入推进国有经济布局结构调整,加快产能过剩行业兼并重组的重要举措。中国宝武与马钢集团重组,一方面将带动马钢实现跨越式发展,壮大安徽省国有经济,促进钢铁及相关产业聚集发展,助推安徽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实现更高质量发展,另一方面将推动中国宝武成为“全球钢铁业的引领者”的远大愿景,进一步打造钢铁领域世界级的技术创新、产业投资和资本运营平台。兰格钢铁网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本次中国宝武对马钢集团进行重组,即是国家对钢铁行业的整体考量,也符合业内的共识。王国清认为,马钢集团被重组,有助于我国在华东地区组建大型钢铁集团,也有助于中国宝武逐步实现“钢铁航母”的目标。马钢股份一季度净利润下滑九成马钢股份主营业务为钢铁产品的生产和销售,是中国最大钢铁生产和销售商之一,生产过程主要有炼铁、炼钢、轧钢等。马钢股份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177.17亿元,同比下滑3.23%;实现归母净利润8374.59万元,同比下滑94.0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22.89亿元,同比减少461.39%。“钢铁企业盈利空间受到严重挤压,公司经营业绩同比大幅下降。”马钢股份在一季报中解释称,马钢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减少3.23%,主要是报告期公司钢材销量减少所致;归母净利润的下滑,主要是报告期钢材价格下跌,铁矿石等原燃料价格上涨,致使公司钢材产品毛利较上年同期减少所致。今年一季度,钢铁行业形势严峻、下行明显。1-3月全国钢材产量2.69亿吨,同比增长10.8%;钢材价格受钢材产量增长及部分用钢行业用钢量变化等因素影响在去年11月份大幅下跌后,处于小幅波动态势,上行速度缓慢,1-3月国内钢材价格指数均值108.14点,同比下跌4.75%。此外,报告期内,马钢股份及附属公司共生产生铁416万吨、粗钢453万吨、钢材421万吨,同比分别减少11.49%、10.47%和11.92%,主要是因为马钢股份于2018年4月永久性关停两座420立方米高炉、于2018年10月永久性关停两座40吨转炉,以及今年1到2月份一座2500立方米高炉大修所致。宝钢武钢重组变身“钢铁侠”实际上,准备对马钢集团进行重组的中国宝武就是由宝钢、武钢重组而来的。2016年9月,宝钢股份披露了宝钢股份与武钢股份的重组方案,宝钢股份拟以向武钢股份全体换股股东发行A股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武钢股份,宝钢股份为合并方暨存续方。重组后,宝钢更名为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武钢整体无偿划入,成为其全资子公司。武钢股份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人员、合同、资质及其他一切权利与义务由武钢有限承接与承继,自交割日起,武钢股份的100%股权由宝钢股份控制。宝钢与武钢重组合并完成后,年粗钢产量超过6000万吨,成为全国第一、全球第二的钢铁“巨无霸”,有网友称其为“中国神钢”。根据当时的报告书,宝钢股份与武钢股份实施合并重组,将在战略高度统筹钢铁生产基地布局,多角度体系化整合钢铁主业区位优势,有利于统筹平衡内部产能,对不同生产基地和不同产线实施协同整合,避免重复建设,有效实现提质增效,助力钢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马钢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粗钢产量为1964万吨,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中国宝武2018年粗钢产量为6742万吨。在中国宝武对马钢股份重组后,二者粗钢产量合计将超过8700万吨。最近三年,中国宝武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均稳定增长,2016年至2018年,中国宝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096.21亿元、4004.82亿元、4386.20亿元,中国宝武的净利润分别为52.19亿元、93.58亿元、274.49亿元。■ 延展钢企兼并重组一直在推进随着我国钢铁、煤炭行业不断去产能,近年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也一直在推进。在宝钢和武钢合体为中国宝武后,2017年11月3日,*ST重钢公告称,最终确定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共同设立的重庆长寿钢铁有限公司为重庆钢铁重组方,参与对重钢进行重整。近年来,重庆钢铁持续亏损。2016年去产能政策实施以来,钢铁行业迅速复苏,但重钢2016年仍亏损46.9亿元,2017年上半年重钢亏损9.98亿元。重组带来的效应是明显的,2017年,重钢扭亏为盈,当年净利润为3.2亿元;2018年,重钢净利润进一步提升至17.88亿元。记者查阅长寿钢铁工商资料看到,四源合基金持股75%,重庆战新基金持股25%,董事长为周竹平,而宝武集团旗下华宝投资董事长也是周竹平。而四源合基金的背后,也站着国内第一大钢铁企业宝武集团。如今,长江上游的重钢、中游的武钢、下游的马钢均已完成或即将完成重组。早在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曾表示,要按照企业主体、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原则,鼓励钢铁、煤炭、电力企业兼并重组,尽快形成一批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骨干企业集团,优化结构布局。更早之前的2016年7月,国家发改委还曾披露,为实现行业结构调整和去产能目标,我国将通过兼并重组,形成一批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不少业内人士指出,对于钢铁、煤炭、电力等产能过剩的重点领域,稳妥推进骨干企业整合,有助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通过增强市场集中度,以及走高端化路线,来淘汰低端或落后产能。未来,产业链纵向整合、煤电联营都可能成为重组的重点发展方向。王国清表示,“后去产能”时代,在相关钢铁产业整合基金的助力,以及各地区整合计划实施下,钢铁行业的龙头企业将进一步提升整合优质产能的能力,加速推进兼并重组,促进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不过,也有专家提出,由于目前产能过剩的钢、煤企业自身发展大多存在不少问题,如果“弱弱联手”,亟须解决大而不强的难题。鞍钢会和其他钢企重组吗?除了已进行重组的钢铁企业之外,还有部分钢企也传出了重组传言,位于东北的鞍钢集团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国资委下属央企和世界五百强企业,鞍钢集团是我国最主要钢铁企业之一。2014年至2016年,鞍钢亏损明显。2014年,鞍钢利润总额为-104.28亿元,2015年为-107.48亿元,2016年小幅回升至-93.75亿元,三年亏损超300亿元。相比于钢铁业普遍复苏的2016年,鞍钢集团的大额亏损较为罕见。对于2016年业绩巨亏,鞍钢集团列出了多条原因,其中包括燃料价格快速上涨、矿价总体处于较低位、安置分流人员发生较大额度的费用、集团承担了较重的历史包袱和社会责任包袱,其中安置分流人员费用就达到20.06亿元。此前,鞍钢集团于2015年底发布《关于落实鞍钢集团推进人力资源优化工作的意见》,到2018年鞍钢集团用工总量控制在10万人以内。相比于人力资源分流前的规模在15万余,分流规模约为1/3,而具体的分流手段包括内退、居家休息等多种方式。到了2017年和2018年,鞍钢的利润总额才扭亏为盈,分别实现63.13亿元和100.08亿元。不过,鞍钢仍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从钢铁行业看,随着钢铁需求增速疲软,供给弹性变小,市场周期性风险加剧。表现为上游原材料市场呈现分化趋势,下游用钢需求增速放缓,行情震荡运行。新京报记者林子 野蜂飞舞 0评论
网友建议沿江行政区划优化 省民政厅回复  中安在线   2019-05-29 07:14:53      中安在线、中安新闻客户端讯 近日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栏目留言建议安徽沿江行政区划优化相关问题,安徽省发展改革委回复如下:  网友留言:  我省相比周边一些省份,地级市明显过多,甚至有不少袖珍地级市,当然是有一定历史原因,但已经不适合将来的经济发展布局,行政区划不仅仅影响着经济发展布局,更是影响着一定区域的文化认同,拿安徽沿江几个地市来说,芜湖、马鞍山经济实力在省内处于前列,对面积、人口都显得有些不足,芜湖、马鞍山应该合并为一市,这样经济实力更为强大。另池州和铜陵应该并为一市,铜陵和池州都是袖珍城市,两地人口都只有100多万人,还不如省内一些县人多,建议铜陵、池州合并,把枞阳还给安庆,池州东至、石台县划到安庆,池州东至、石台与安庆其他县市语言、风俗别无二致,划到安庆,能更好地融合发展,枞阳本本就是从安庆划出的,在安庆也有一千多年,划到铜陵很不合理,枞阳语言风俗习惯属于安庆圈范围跟铜陵不一样,另也造成了“桐城派”的文化割裂。  官方回复:  (回复单位:省民政厅 2019-05-23 15:00)  网友您好,您的“我省沿江行政区划应该进一步优化”的建议事关重大,涉及面广,属于重大区划调整。根据国务院《行政区划管理条例》规定,您建议的内容是属于国务院审批事项。我们将结合实际,加以研究,按照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不断优化我省行政区划设置。感谢您对我省行政区划管理工作的关心支持。 野蜂飞舞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