趟过的河
2019年09月11日 下午06:10:4678阅读

举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彭斌韬等法官严重徇私枉法

    我是湖南省宁乡市流沙河镇瓦子坪村九组的廖建军(举报人),身 份 证号码:430124197306145916,电 话:15526471978(微信同号)。2014年4月23日凌晨,我市青山桥镇的陈玉莲在其家发生了一次至今也不能合法明确起因的火灾事 故之后,仅因先年8月份其与我发生了一次纠纷,就在没有“我放火做了该案”的任何清楚事实或任何确实证据的情况下,马上报警诬 告称是我放火做了该案,然后由于包括其在内的多个相关人员(尤其是相关司法人员)对我做出了多个铁证如山的如:明显故意非法完全破 坏案发现场、随 心 所 欲的主观臆断、隐匿或毁灭证据、伪 造证据、故意歪 曲事实等非法行为,使我被冤枉关 押了828天;2014年4月23日晚上在宁乡市公 安局遭受了铁证如山的、任何人都根本不能合法否认的、非常残酷且造成了非常严重后果的刑 讯逼供(不仅使我当时疼痛得生不如死,多次昏死过去了,而且使得我从那以后,左手大拇指一直留下了两道伤疤,并且一直丧失了部分伸展功能,对于曾于2005年在深圳因工伤失去了一节右拇指的我这个伤 残人员,那个非法伤害显然特别严重恶劣);2015年9月30日宁乡市人 民法 院枉法对我作出了有罪判 决:(2014)宁刑初字第0547号;还对我造成了身败名裂、尤其是家 破 人 亡(即在我被冤枉关 押期间,我奶奶与父亲都相继冤 屈过世了,我母亲也曾冤 屈得去非法抓 捕了我的宁乡市青山桥派 出 所喝了毒药,被抢救多日差点也过世了)的显然特别严重、极难弥补的冤案恶 果。

    经过我多年的依法据理力争,虽然我已经得到了宁乡市人 民法 院与长沙市中级人 民法 院分别于2016年7月27日、2018年4月2日分别对我作出了的:(2016)湘0124刑初251号重审无罪判 决书、(2016)湘01刑终11⑥4号维持重审无罪判 决的终审裁定书,并且得到了上述两个法 院对我作出与维持对我作出国 家赔偿决定27万多元的国 家赔偿金,但是显而易见,不仅我得到那些无罪判 决与裁定书中都确实存在多个事实枉法裁判之处,既非法包庇了一些相关人员对我做出了的一些铁证如山的非法行为,也非法歪 曲了我确实是被冤枉而是真正无罪的客观事实,而且我得到的那些国 家赔偿金、尤其是明显只是象征性的仅3万多元的精神损害抚 慰金,显然确实违背了我因本案遭到了上述多个非常严重的损害的客观事实、与我 国已有一些类似案 件依法作出了公 正国 家赔偿(如2017年作出了的河北聂 树 斌案的国 家赔偿金有近200万元,而且其中包括有130万元的精神损害抚 慰金;2019年1月作出了的吉林刘忠林案的国 家赔偿金有460多万元,而且其中包括有197万多元的精神损害抚 慰金,身为水库移民户、独生子、伤 残人员三结合上述两个国 家赔偿申请人都不是这个情况而明显属于社 会弱势群 体的我,相比之下受到精神损害显然不会比那两个国 家赔偿申请人的小)的客观现实,并且显然确实违反了《中 华人 民共 和国国 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最高人 民法 院关于人 民法 院赔偿委 员会审理国 家赔偿案 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等法 律法规而而严重偏低,所以我于2019年3月21日依法向湖南省高级人 民法 院提交了国 家赔偿申 诉书。

    湖南省高级人 民法 院彭斌韬等相关法 官审理本案时,不仅没有依法纠正处理上述多个相关下级司法人员对我做了的那些铁证如山的、他们也没敢非法否定的、非常严重的非法行为,而且他们在对我做出了的驳回申 诉通知书(2019)湘委赔监37号中,虽然没敢非法否认铁证如山的、2014年4月23日即我被非法刑事拘 留的前一日,我“遭到宁乡市公 安局刑 讯逼供,身心遭到了折磨与伤害”,并且我还遭到了“错误羁 押期间奶奶与父亲过世”等损害的客观事实,但是他们竟然明显自相矛盾地称:我请求纠正赔偿义务机 关宁乡市人 民法 院对我作出国 家赔偿时,非法没有把我遭到了铁证如山的他们也没敢非法否认的、非常残酷 刑 讯逼供的被刑事拘 留前一日计算在我被限 制人身自 由的天数内的、申 诉主张没有证据予以证实,也不符合法 律规定,而不予支持,可是众所周知,大量依法生效的有罪或无罪判 决的、被告人的刑期或被限 制人身自 由的天数,都是从其被侦 查机 关抓 捕的那一天开始计算,而且显然不可能有任何法 律规定国 家赔偿申请人遭到了铁证如山的任何人都不能合法否定的、刑 讯逼供的时间不能计算在其被限 制人身自 由的天数内(因此显而易见可以确实充分证明,他们这样非法认定不仅是要让我少得到一天的侵犯人身自 由赔偿金,而且是非法强行包庇保护那些对我做出了那次非常残酷的公 安人员,使其避免依法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他们居然以称:该院赔偿委 员会认为,我主张的“遭到宁乡市公 安局刑 讯逼供,身心遭到了折磨与伤害;错误羁 押期间奶奶与父亲过世”等损害与宁乡市人 民法 院的错误判 决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为借口而不予支持我支持我请求赔偿义务机 关宁乡市人 民法 院对我因本案遭到的那些非常严重的损害,依法作出国 家赔偿的显然完全合理合法也合我 国现实的国 家赔偿申 诉主张,可是显然我遭到的那些非常严重的损害,虽然还与其他相关非法人员、尤其是相关非法公 安人员更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依据《中 华人 民共 和国国 家赔偿法》第三十一条之规定,应当由赔偿义务机 关宁乡市人 民法 院对我遭到的那些非常严重的损害先依法作出国 家赔偿,然后向相关非法人员追偿部分或全部赔偿费用(因此显然能确实充分证明他们这样,就是以为只要他们不提到的《中 华人 民共 和国国 家赔偿法》第三十一条,其他人就不会看到那条法规一样的纯属掩耳盗铃式的非常严重恶劣的徇私枉法行为)。

    综上所述,显然能确实充分证明,我遭到本冤案后,多个相关非法人员对我做出了上述多个非常严重恶劣的非法行为,使我虽然经过了多年的依法据理力争,但是至今还是不能在本案中得到真正的公平与正义,尤其是湖南省高级人 民法 院的彭斌韬等相关法 官做为本冤案的正常司法程序的最后、也是最高级的司法人员,不仅没有依法纠正处理多个下级相关司法人员对我做出了的上述铁证如山的多个非常严重的非法行为,而且相比之下,他们对我枉法驳回我那些显然完全合理合法也合我 国现实的国 家赔偿申 诉请求的非法行为,更加明显也更加严重,真可说是无 法 无 天、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也就是虽然本冤案中对我做出了非法行为的相关非法人员有多个,但是我在这份举报材料中只写了湖南省高级人 民法 院彭斌韬等法 官的原因。所以我只能实事求是地举报上述他们对我做出了的那些铁证如山的、非常严重恶劣的非法行为,同时我恳 请社 会上的正义人 士仗义帮我曝光那些非法人员铁证如山的、非常严重恶劣的非法行为,并且请求相关单位、领 导依法纠正处理那些非法人员做出了的、铁证如山的非常严重恶劣的非法行为,这样就不仅能帮我早日在本冤案中依法得到真正的公平与正义,也能依法打击非法腐 败分 子的嚣张气焰,尽量避免再有无辜的人蒙 冤受 屈,维护我 国的司法公 正与社 会和谐!谢谢!(本案的具体客观证据有很多,后面我会陆续全部提 供)

    举报人:廖建军

    2019年8月27日

相关推荐

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丁军、张磊等诬陷房产高卖的举报证 宁夏自 治区纪 委监委各位领 导,大家好:    我叫聂惠军,原宁夏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身 份 证640221196809010019,电 话14795003838;宁夏国资委党 委宁国资党发55号《关于给于聂惠军开除党 籍处分的决定》所列违纪事实,是宁夏国资委纪检组先给我定罪,也就是先给我扣“帽子”,然后再采取高压强 势给我搜罗“罪证”,用60个人的专案组,用半年多的时间非法给我强加到我的头上的。2016年7月15日早8:00,国资委纪检组通知我召集企业职工开 会,会上纪检组组长丁军宣布我违反 党的政 治纪律、组 织纪律、工作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宣布我停职检 查。会后我到国资委找丁军谈话,问丁军:“我违反了这么多纪律,也不给我个文件,并且证据都是什么?”丁军气狠狠地说:“证据以后会有的,以后会让你签字的。”自始至终,到现在连个立案通知书都没有给我,下面我将国资委纪检组事后违纪违规给我搜集的所谓“罪证”部分(由于篇幅有限)事实情况和理由如实陈述如下:    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认定“严重违反国 家法 律法规规定:2011年11月,聂惠军利 用其曾担任平罗县环保局局 长的职务影响,通 过平罗大地化工公 司,将其位于平罗县城关镇的自建房以70万元价 格出 售给湖南建筑商人刘卫。平罗大地公 司将70万元房款以承兑汇票方式交给聂惠军。经自 治区物 价局评估中心评估,该房屋当时价值44万元,高卖26万元。”    事实与理由:    2011年3月,我将平罗原住房(平罗县城关镇合作一队党校东侧自建房建筑面积239.65平米小二楼,土地使用面积300.2平米)出 售给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双方签订《房屋买卖协议》,协议签订人是我和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何军(并不是湖南建筑商人刘卫),双方协议价 格70万元,房款付清后,由我负责办 理房屋变更过户手续,变更过程中发生的各项税费一切费用由我承担。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没有现金,拖了一段时间,我因在银川上班,就把该房屋交给了湖南公 司刘 伟,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安排职工在里面居住,我在银川买房已到处借钱,还背了房贷,他们的付 款却一拖再拖,在我再三催促下,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却给我出具了委托付 款书,说他们的钱都垫付到宁夏大地公 司的工程里了,手头没有钱,委托我找大地公 司要,我没有办法,房子已经交给人家了,为了要这个钱,我抽空就往平罗跑,跑了不下十几趟,到处求人,一年多以后,大地公 司才把款付给我。    2012年该房屋所在地规划到平罗县政 府的拆 迁规划,我的邻居杨万军获得拆 迁补偿78万元、王秉政获得拆 迁补偿73万元,他们比我面积小,吕永红和我的面积一样大,获得拆 迁补偿83万元。这些都有据可查。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丁军等人为了安个罪名,在他们的授意下评估的是什么价 格?房屋买卖是双方自愿的正常经济行为,他们都要给我上 纲 上 线,是我强买强卖了?同样结构面积的房子,别人拆 迁补偿(一般拆 迁补偿标准要比市场上商品房还要低)都比我家高出13万,我怎么就利 用职务之便高卖了?我已经调到环保厅的小科员能有那么大的本事?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就是这样执纪执 法的?这样的人能代 表组 织吗?    在我再三催促下,因为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公 司一直没有提 供房屋过户的身 份 证、结婚证等相关手续,所以房屋一直没有过户。在我被 关 押期间,平罗县人 民法 院以(2017)宁0221民初3062号民事调解书认定: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与聂惠军于2011年7月12日签订的《房屋买卖协议》(并不是“与湖南建筑商刘卫”签订的)有效,由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负责办 理过户手续,我负责协助,过户产生的所有费用均由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有限公 司承担。普通的民事关系在纪检组丁军、张 磊眼里也成了我违纪违法的罪证,如果是这样,满大街不全都成了违纪违法的犯罪分 子了?这样的事都能栽赃陷害,难怪硬要给我扣上贪 污的罪名,他们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在他们先给我定罪非法采取强 制措施后强 势高压刑 讯逼供下,给我制 造的其他罪名可想而知了!    让我一直想不通的是,像国资委纪检组丁军、张 磊等人这样办案,会有多少冤假错案?实际上是他们狗屁不懂,却利 用手中的权 利徇私枉法、肆意妄为,诬 告陷害,保护邪 恶诬陷正义,至党 纪国 法于不顾,狐假虎威、徇私枉法却没有人来监 督他们,他们制 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在社 会上会造成多大的负 面影响,给从严治党的长期工作造成多大的恶劣阴影,如果长期下去谁还敢干事?谁还敢担当?反 腐 败,树的正义,树的是正气,立的是规矩,守的责任,用的是担当,依据的是党 纪国 法,尊重的是实事求是,他们这样颠 倒 是 非,颠 倒 黑 白,“杀良 民以充军功”,维护的是他们自己偏袒的私利,损害的是党的形象,其结果纯粹与中 央的精神背道而驰!这样的人能代 表组 织吗?    请求自 治区纪 委监委,依纪依法对此案进行立案调 查,还原实事真 相,洗清我这“莫 须 有”的罪名,惩办真罪,维护 法 律尊严,伸张社 会正义,让这天大的“讽刺剧”早日谢幕,让反 腐 败斗 争回归到客观公 正、依法 治 国的法 律轨道上来,真正体现社 会的公平正义!体现反 腐斗 争的正能量!    申请人:聂惠军    2019年5月8日    附:部分相关证据    趟过的河 0评论
实名举报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丁军、张磊等人诬陷他人的 宁夏自 治区纪 委监委各位领 导,大家好:    我叫聂惠军,原宁夏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身 份 证640221196809010019,电 话14795003838;宁夏国资委党 委宁国资党发55号《关于给于聂惠军开除党 籍处分的决定》所列违纪事实,是宁夏国资委纪检组先给我定罪,也就是先给我扣“帽子”,然后再采取高压强 势给我搜罗“罪证”,用60个人的专案组,用半年多的时间非法给我强加到我的头上的。2016年7月15日早8:00,国资委纪检组通知我召集企业职工开 会,会上纪检组组长丁军宣布我违反 党的政 治纪律、组 织纪律、工作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宣布我停职检 查。会后我到国资委找丁军谈话,问丁军:“我违反了这么多纪律,也不给我个文件,并且证据都是什么?”丁军气狠狠地说:“证据以后会有的,以后会让你签字的。”自始至终,到现在连个立案通知书都没有给我,下面我将国资委纪检组事后违纪违规给我搜集的所谓“罪证”部分(由于篇幅有限)事实情况和理由如实陈述如下:    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认定“严重违反工作纪律:2014年9月,未经招投标程序,将环科院装修工程承包给其同学郑涛。”    事实与理由:1、工程是严格走的招投标程序,这项工作具体有宁夏环科院原财务科长席存忠具体负责的,所有的事项由席存忠作为甲方代 表具体负责。因为宁夏环科院老办公楼过去的装修就是席存忠负责的,大家认为老楼装修的效果很不错,席存忠找过去的装修公 司说不好找,就挂网招标了,郑涛的合法 身份是安徽第三建筑公 司的项目经理,所有的招投标程序都是合规合法的,招标过程还进行了法 律公证,装修工程的全部档 案至今还存在安徽第三建筑公 司里。并且,工程还专门聘请了监理公 司,全程监 督工程质量和进度,每一项变更都有监理公 司核实签字盖章,最后工程还进行了决算审计,专门组 织了工程验收。我没有更多的时间精力亲自做这些事,也从来没有想过从中捞取任何好处,并且直到我被诬陷入 狱后工程质保金也没有付(就是工程验收一年半以后),在我关 押期间,安徽三建将宁夏环科院起诉至法 院,才将质保金付给人家。既然“未经招投标程序”那么宁夏环科院为什么败诉,还要给安徽三建支付质保金?法 院是依据什么判的?    2、在纪 委“两规点”里,纪检组郑耿威 逼我承认操纵招标公 司,事实上我连是哪个招标公 司都不知道,在哪里招标、开标更不知道,招标公 司的人我一个也没见过面、一个也不认识、一个电 话也没打过。他们明明知道工程是经过合法的招投标程序,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未经招标程序”,这不是陷害是什么?在他们的思维定式里可能一直想不通这么大的室内装修怎么可能一分钱的受 贿都没有?没有受 贿也要无 中 生 有给我制 造一个罪名出来?    3、在这件事上,我关注的是工程质量和进度,并没有想过贪图个人私利,在我关 押期间,纪检组将安徽三建项目经理郑涛押到银川市检 察院审询(刑 讯逼供)的结果也证实,我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向郑涛提过任何个人要求,更没有拿过他一分钱。装修工程程序合规合法。那么说我将“工程承包同学郑涛”意图是想说我贪图私利、收受 贿 赂吧,我贪图了什么私利?事实上根本没有存在他们想要的这种情况,他们这不是无病呻 吟,栽赃陷害又是什么?这样的事都能栽赃陷害,难怪硬要给我扣上贪 污的罪名,他们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严格经过合法手续进行的招标程序,并经过法 律公证,他们都能视而不见,颠 倒 是 非、指鹿为马,他们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其他刑 讯逼供下给我制 造的罪名可想而知!这就是他们蓄意诬陷,先给我定罪将我违法采取强 制措施之后,给我制 造的罪名!他们的党性人性哪里去了?他们能代 表组 织吗?    我请求自 治区纪 委监委,依纪依法对此案进行立案调 查,还原实事真 相,洗清我这“莫 须 有”的罪名,惩办真罪,维护 法 律尊严,伸张社 会正义,让这天大的“讽刺剧”早日谢幕,让反 腐 败斗 争回归到客观公 正、依法 治 国的法 律轨道上来,真正体现社 会的公平正义!体现反 腐斗 争的正能量!    申请人:聂惠军    2019年5月8日    附:相关证据资料   趟过的河 0评论
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是怎样强势高压认定贪污的? 自 治区纪 委监委各位领 导,大家好:    在党中 央反 腐倡廉的大好形势下,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丁军、张 磊等人利 用党和人 民赋予的权力,阳奉阴违、欺 上 瞒 下、徇私枉法、保护黑 恶势力,放纵真罪,诬陷正义,刑 讯逼供,严重败坏党风和社 会风气,给反 腐 败工作蒙上了另外的色彩,在社 会上造成恶劣影响,现将他们的劣行之一(将正常的经济业 务诬陷为贪 污)的事实和证据陈述如下:    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认为“(原文件)严重违反国 家法 律法规规定:2014年6 月,聂惠军与张兵虚造《神华 国能宁夏煤电公 司鸳鸯湖电厂二期2*100mw机组扩建工程质量现状项目》合同,指使张兵虚开18万元发 票一张,经聂惠军经手、签字审批后,环科院财务人员将18万元通 过银 行汇款方式转入惠民公 司,惠民公 司将这18万元用于日常开支。”    事实与理由:1、宁东监测站为了干私活(收入不想入账),宁夏环科院就将《神华 国能宁夏煤电公 司鸳鸯湖电厂二期2*100mw机组扩建工程空气环境质量现状监测项目》委托与宁夏惠民公 司,并签订了委托合同,宁夏惠民公 司又与宁东监测站签订了分包合同,宁东监测站收了惠民公 司的钱没有入账,用于职工福利和职工食堂(有证据证明),监测报告也是惠民公 司出具的,并被环评报告采用,经国 家环保部评审,下达批复,电厂项目已建成投产,监测业 务真 实存在,监测报告合法有效,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2、为了在冬季采暖期结束前完成空气质量监测数据采集,宁东监测站先干活,现状监测完成后才补签了合同。业 务真 实存在,监测报告合法有效,先干活后签合同并不违法。    3、宁夏环科院与宁夏惠民公 司签订的环境现状监测合同金额18万元,是同期4家电厂环境质量监测合同中价 格最低的,其他几家电厂建设规模比鸳鸯湖电厂二期规模都小,价 格都在20万以上,(都有据可查)更不存在套取资金的可能。    4、宁夏惠民公 司与宁东监测站签订分包监测合同协议价 格10万元,宁夏惠民公 司支付宁东监测站现金4万元,宁东监测站用于其职工食堂及其他福利,(有证据证明)下剩款再没有追要。    5、侦 查机 关也证实该笔18万元监测费由宁夏环科院转入宁夏惠民公 司账户,惠民公 司用于公 司日常开支,并没有转入或支付聂惠军个人账户或费用。    6、宁夏惠民环境评估咨询有限公 司是依法成 立的法人企业,具有独 立的法人财产。公 司具有完全的自主经营权,企业按照《公 司法》的相关规定从事经营业 务。公 司是公 司,自然人是自然人,纪检组为了给我制 造罪名将公 司和自然人混同在一起,其认定主体本身就是有 意陷害。    7、宁夏惠民公 司既然是依法成 立的法人公 司,那么就有权在其经营范围内独 立经营。有权接受宁夏煤电有限公 司鸳鸯湖电厂二期机组扩建工程的委托。并向其出具监测报告,即便是该监测是宁东监测站做的,那也是宁东监测站与惠民公 司之间的关系,最终监测报告还是以惠民公 司出具的。关于鸳鸯湖电厂二期机组扩建工程的监测,惠民公 司有权接受委托,惠民公 司也有权将业 务外包其他公 司,惠民公 司不干,别的公 司也照样会干,况且,宁夏环科院委托的是惠民公 司,报告也是以惠民公 司名义出具的,宁夏环科院理应将该监测费支付给惠民公 司,报告也是以惠民公 司名义出具的,并不是以聂惠军个人名义出具的,宁夏环科院理应将该监测费支付给惠民公 司,该笔款也是转进了惠民公 司的账户内,该18万元监测费是惠民公 司的财产,该款项最终用于惠民公 司的开支,并没有侵吞到聂惠军个人账户内一分钱。    8、聂惠军只是担任宁夏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一职,合同是宁夏环境科学研究院与宁夏惠民公 司签订的,付18万元也是宁夏环科院财务按照合同支付给惠民公 司的,并不是申请人空口无凭的情况下让宁夏环科院财务转账给惠民公 司的。该项监测业 务是鸳鸯湖电厂环评报告不可或缺的内容,必须对项目进行环境现状监测,业 务是真 实存在的。该监测报告经惠民公 司出具提 供,业经国 家环保部组 织专 家在北 京通 过评审,取得环评批复,鸳鸯湖电厂二期已建设完成并投产。因此,监测报告是合法有效的。聂惠军并没有利 用职务之便,虚构宁夏环科院委托宁夏惠民公 司对鸳鸯湖电厂二期机组扩建工程环境质量监测报告的事实,也没有利 用其身份形成的便利条件从宁东监测站取得监测报告,更没有伪 造相关合同来骗取宁夏环科院18万元公 款。    9、根据我 国刑法第91条的规定及法 理、《最高人 民检 察院关于人 民检 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 查案 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实行)》以及国 务 院国有资产管理局《国有资产产权界定和产权纠纷处理暂行办法》中明确规定,“有关国有资产犯罪案 件中的‘国有资产’”的认定。申请人认为,当该18万元在宁夏环科院账户内时属于国有资产,但当双方签订《委托监测合同》后,监测业 务完成、出具监测报告,双方依据合同内容支付给惠民公 司时,该款项的性质就已经转变为公 司财产,不再属于国有资产。惠民公 司向宁夏环科院收取的18万元监测费,是宁夏环科院花钱购 买服 务的应付 款,是惠民公 司提 供服 务成果的应收款,当该款项进入到惠民公 司账户内时,就应属于惠民公 司的财产。因此,该18万元不能认定为国有资产。    10、侦 查机 关也证实18万元监测费用于惠民公 司日常开支,这18万元监测费是宁夏环科院花钱购 买监测服 务的正常开支,是宁夏惠民公 司提 供监测服 务的正常收入,正常的经济业 务,既然是违反法 律规定“贪 污”犯罪必须具有社 会危害性,必然给环科院造成损失,宁夏惠民公 司的环境空气质量现状监测报告已被宁夏环科院采用,那么宁夏环科院的损失在哪里?不能整个啥“罪名”就整个啥“罪名”,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就是这么办案的?法 律是他们家制定的?法 律就是这么规定的?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这不是诬陷又是什么?业 务真 实存在,监测报告真 实提 供并被采用,纪检组凭什么就可以妄下结论“虚构合同......虚开发 票....”?“虚构合同......虚开发 票....”是由谁来认定的?违法《合同法》吗?    贪 污罪是国 家工作人员借职务之便,将数额较大的公 款据为己有的行为。聂惠军既无将公 款据为己有的主观目的,也没有将公 款据为己有的客观行为,何谈违法犯罪?真是颠 倒 是 非,滑天下之大稽!原宁夏国资委纪检组丁军、张 磊等人做贼心虚,知道自己制 造的冤假错案心里没底,所以以反 腐 败的名义,强 势高压,刑 讯逼供,一路操纵检、法两院判我“贪 污”,在每次开庭前操纵媒体在网络上像雪片一样大肆宣 传他们给我制 造的“罪证”,混 淆 视 听,误导舆 论,其心之毒毒比蛇蝎,早已丧失人性,党性原则早被他们抛到九霄云外,他们利 用党和人 民赋予的权力,做的是徇私枉法、保护邪 恶、诬陷正义的勾当,其罪当诛! 总 书 记曾说过“一起冤假错案的危害超过十起犯罪,因为犯罪污染的是水流,制 造冤假错案却污染的是整个水源!”    我请求自 治区纪 委监委,依纪依法对此案进行立案调 查,还原实事真 相,洗清这“莫 须 有”的罪名,惩办真罪,维护 法 律尊严,伸张社 会正义,让这天大的“讽刺剧”早日谢幕,让反 腐 败斗 争回归到客观公 正、依法 治 国的法 律轨道上来,真正体现社 会的公平正义!体现反 腐 败斗 争的正能量!         举报人:聂惠军      电  话: 14795003838    附:部分相关证据                 2020 年元月1日    趟过的河 0评论
还在出去发传单?学生,宝妈看过来 曾经看到过某个网络爆红的路人采访视 频,话题是“什么是幸福?”有好几个“直男癌男女”直接回答,有钱就是幸福。尽管部分有钱人,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烦恼。但是没有钱的大部分人,却有着太多的烦恼。赚 钱真的能让人开心起来,想想每天赚好多钱,买什么东西都不用眨眼睛的感觉,爽爆了;即便是不爱炫耀的人,有好多钱保值起来,心里也会踏实很多。赚 钱并不容易,然而现在却有很多人用一台手 机,就能够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他们又是怎么做到的呢?手 机:8852233.com通 过网赚,每天拥有可观的稳定收入,是不难的。这不是吹牛皮,因为通 过网络赚 钱的人太多了,比如做电商的、做美工的、写代码的、写方案的……当然,通 过上述方式赚 钱的人,赚的也是辛苦钱。相比较于上述方式,还有更轻 松的网赚方式!足不出户的网赚,已经受到了无数容易接受现代思想年轻人的认可与青睐!网络平台上充满了机遇,你抓 住这些机遇来和有能力的小伙伴们一起赋能,就能够找到你的合适的定位,发挥出你最大的价值,和团队成员一起获取巨大的收益!相比创业,网赚电脑:8852233.com无疑会轻 松很多。无需和政 府部门打交道,无需应对同行明里暗里的竞争,无需应付挑刺的消费者,无需向乙方讨要拖 欠的款项……因此,越来越多的人们投身于网赚的浪潮之中,做的一般的每天都有了一份比较可观、稳定的收入,做的优秀的已经实现了发家致富的梦想。想要通 过网赚赚 钱,入门很重要!为了挖掘新人内在潜力,给团队带来最大效益,“手 机:8852233.com特别开启了新人培养计划,通 过团队的力量来进行项目操盘,指导小白快速开启网赚之路,挖掘新人小白的潜能,利 用团队创造出1 1=10的财富传 奇。相比较于在公 司干活,自己创造的价值被老板剥夺;通 过网赚不仅能够实现价值翻倍,还能够拥有更加舒适、自如的生活。因此,越来越多的人们成为了网赚大军中的一员。有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网赚会有风险吗?相比创业、包工程等风险项来说,电脑:8852233.com网赚的风险实在是低,你不用去考察市场,不用被拖 欠工程款,不用担心因为某种政 策风险导致失败,不用低三下四去寻找资源……而且如果你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掌握一定的操作技巧,网赚是十分轻 松的。 趟过的河 0评论
青海玉树徐文开新闻发布会之后亲属竟遭威胁     就在2020 年1月4日青海玉树灾后援建者徐文开完主题分别为《北 京 城建集 团在青海玉树灾后援建拖 欠工程款新闻发布会》、《青海玉树灾后援建项目施工者徐文遭遇恶意赖账》和《北 京 城建集 团、北 京 城建建设工程有限公 司青海玉树灾后援建拖 欠工程款新闻发布会》的新闻发布会之后。近日,记者得到消息称,徐文和亲属因此遭到了威胁。    据一份给张某和孙某《通知函》显示,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承认在青海玉树援建工程中涉及的青海玉树结古镇施工工程至今尚未结款。但在函的最后却称,你施工队雇 佣人员徐文多次上 访,给领 导写信,召开新闻发布会等形式向我公 司索要高额工程款,请你二人对此进行说明,如徐文系你二人共同委托或个人委托,请向我公 司提 供书面委托手续,否则我公 司将追究徐文的法 律责任。(如下图)    对此,有知情人 士告诉记者,通知函是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声东击西并且对徐文和亲属恐 吓的手段之一,至于是不是北 京 城建集 团领 导的旨意,不得而知。但很显然,发生在青海玉树的灾后援建至今尚未结清工程款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针对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要求张某和孙某向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进行说明一事,记者从徐文的律师处得知,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无任何权 利要求任何人向其说明任何情况。    记者注意到,徐文开发布会的主题是《北 京 城建集 团在青海玉树灾后援建拖 欠工程款新闻发布会》,也就是说,矛头是北 京 城建集 团。如果要求说明情况,也应该是北 京 城建集 团跳出来要求徐文或者张某说明情况,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却皇上不急太监急的跳出来,想掩盖什么?到底是谁惧怕徐文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据徐文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拒绝与徐文和北 京 城建集 团的下属公 司三方对账,甚至拒不拿出结算单,并声称此援建项目就没有结算单。此事曾引起北 京市长陈吉宁的高度重视,但最后却不了了之,相反,徐文的亲属曾接到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的短信,声称已经有人因此事被处理,是谁被处理?北 京 城建集 团为何至今对此事遮遮掩掩,欠账既然属实,三方当面结算岂不是更完美?为何要遮遮掩掩?    显而易见,此事愈演愈烈,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网络媒体报道徐文召开新闻发布会一事,后续还会有更多的媒体关注此事,恐 吓徐文或者徐文的亲属势必行不通,唯一的真 理就是认真核实结算发生在青海玉树灾后援建工程的工程款才是王 道!    据悉,徐文已经委托律师起草好了相关文书,但绝对不是给北旺建设集 团有限公 司,要给也是给北 京市长陈吉宁和北 京市委书 记蔡奇汇报。目前已经临近春节,许多媒体对徐文进行采访,徐文均予以回绝,他表示将在春节之后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到那时在统 一更详细通报事情的进展。 趟过的河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