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百姓事
2019年09月12日 下午03:40:3739阅读

最穷的时候是学校刚出来的时候时候,我是中专,19岁

最穷的时候是学校刚出来的时候时候,我是中专,19岁下半年学校选了两个女生提前分配。

记得那时候第一个工资到手1200,租房租的很远,一个月350,水电费50。每天要倒两趟公交车,来回要2个小时,早上6:30就要起床了,那是冬天,天才蒙蒙亮就得起来,走半个小时去坐公交车,然后再转一趟,公交车费要300一个月,除去这些硬性的费用,就剩下550一个月了。幸运的是单位包中午和晚上一餐,那我就只需要吃个早餐,我早餐给自己就1块钱的标准,一碗馄炖或者两个包子,我到现在还记得,我每天去买早餐,看到早餐店老板给葱油拌面泼油的那个滋滋滋冒出香味的感觉,我每天会告诉自己,明天买,明天再买.......以至于现在我去杭州都会去吃完葱油拌面,觉得现在自己好幸福。

你们会问,那剩下的500呢,,我全部攒起来年底的时候给了我爸爸,3个月攒了1700,给我爸爸那刻,满满的骄傲。

相关推荐

大安人才网最新职位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