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快讯
2019年11月09日 下午10:13:0043阅读

“金融干部不够用了”:四大行还少1位行长、7位副行长

  11月8日,记者从建行人士处获悉,升任建设银行副行长近一年后,建行副行长廖林已于周四到任工商银行,拟出任工行副行长。另据报道,农业银行副行长王纬即将出任中国银行副行长。

  经过上述调整后,四大行董监高仍有不少空缺。中国银行行长一职尚空缺,建行、中行、农行总计还缺7位副行长。

  “金融干部不够用了。”有业内人士笑称,去了总行汇报工作,不认识的占大多数。

  梳理四大行金融高管急缺的原因,除到龄退休外,不少副行长级高管转任“金融副省长”是主要原因。

  建行还缺2位副行长

  一年多前的2019年8月28日,建设银行董事会表决通过,聘任廖林担任该行副行长。

  廖林今年53岁,是位“老建行”。自2017年3月起任建设银行首席风险官;2015年5月至2017年2月任建行北京市分行行长;2013年9月至2015年5月任该行湖北省分行主要负责人、行长;2011年3月至2013年9月任该行宁夏回族自治区分行主要负责人、行长;2003年11月至2011年3月任该行广西壮族自治区分行副行长;1998年12月至2003年11月任该行广西壮族自治区分行朝阳支行行长。

  此前,2019年7月,建设银行首位“70后”副行长张立林履新辽宁省副省长。

  今年以来,四大行的董监高等人事变动颇为频繁。

  2017年7月,建设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自中国银行董事长一职重返建行。建行的管理层中,2019年3月,因年龄原因,王祖继不再担任建行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2019年5月,刘桂平正式担任建行行长,并自2019年7月起担任建行副董事长、执行董事。

  廖林转赴工行后,建行目前还有3位副行长,空缺2位。

  章更生自2013年4月起出任建行副行长,自2013年5月起兼任建信人寿董事长。原银监会法规部主任黄毅自2014年4月起出任建行副行长。2019年8月,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被正式任命为建行副行长。

  建行的高管层还包括: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首席财务官许一鸣、首席风险官靳彦民、董事会秘书胡昌苗。

  农行还缺2位副行长

  据报道,农业银行副行长王纬即将出任中国银行副行长。

  王纬自2011年12月任农业银行高级管理层成员,2013年12月任农业银行副行长,2018年2月起任中国农业银行执行董事、副行长。曾任中国农业银行宁夏区分行副行长,甘肃省分行副行长,甘肃省分行行长,新疆区分行行长、新疆兵团分行行长,总行办公室主任、河北省分行行长,内控合规部总经理,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三农业务总监。兼任中国金融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第五届理事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工会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副理事长。

  10月17日,仅担任农业银行副行长半年的蔡东被任命为吉林省副省长。蔡东在工商银行任职时间较长,曾任中国工商银行会计结算部副总经理,结算与现金管理部副总经理,电子银行部副总经理、总经理,天津市分行行长。2016年7月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农行连续两位副行长被调任,五位副行长目前只有3人。

  在蔡东之前,农行已向地方输出了多位“金融副省长”。2018年1月,农行副行长康义转任天津市副市长。2018年10月,农行首位女性副行长郭宁宁转任福建省副省长。

  目前,农行只有三位副行长:除副行长张克秋,湛东升、崔勇为今年4-5月刚刚任命为副行长。另外高管还包括,首席风险官李志成、董事会秘书周万阜。

  目前,农业银行执行董事共有3人,为董事长周慕冰、副行长王纬、副行长张克秋。

  9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中国进出口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张青松赴任中国农业银行,出任农业银行党委副书记。而在履行相关程序后,张青松将出任农业银行副董事长、行长。

  中行还缺行长

  中行目前还缺行长。

  农业银行副行长王纬即将出任中国银行副行长后,中行副行长将恢复为5位。该行副行长还包括吴富林、林景臻、孙煜、郑国雨。

  其中,两位副行长为今年调任,2019年2月,孙煜担任中行副行长;2019年5月,郑国雨担任中行副行长。

  其他高管还包括:总审计师肖伟、首席信息官刘秋万、风险总监刘坚东、董事会秘书梅非奇。

  今年4月,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出任工商银行董事长。6月28日,中国银行公告称,选举中行行长刘连舸为董事长,该任职资格尚需报请银保监会核准。此前,刘连舸已被任命为中国银行党委书记。

  现年58岁的刘连舸此前曾先后履职央行、国家外汇管理局、中国进出口银行,去年6月,刘连舸自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调任中行行长。

  中行公告称,在聘任新任行长并经中国银保监会核准前,由董事长刘连舸代为履行行长职务。

  工行还缺3位副行长

  目前,工行董事会共有董事14名,其中执行董事3名,为工行董事长陈四清,副董事长、行长谷澍、副行长胡浩。

  陈四清自2019年5月起任工商银行董事长、执行董事。陈四清是“老中行人”,2014年2月出任中行行长,2017年8月出任中行董事长。在陈四清接棒之前,工行董事长一职空缺近3个月。今年1月26日,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出任证监会主席。

  2018年9月,工商银行副行长李云泽辞任,调任四川省副省长;2019年9月,工商银行副行长谭炯辞任,履新贵州省副省长。

  谷澍自2016年10月起任工行行长。1998年加入工商银行,曾任会计结算部副总经理、计划财务部副总经理、财务会计部总经理等职。自2008年7月起,历任本行董事会秘书兼战略管理与投资者关系部总经理、山东省分行行长、本行副行长。曾兼任标准银行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国工商银行(伦敦)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工商银行(阿根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廖林到任工商银行副行长后,工行距离“一正五副”的高管配置,还差3位副行长。工行副行长胡浩还兼任标准银行集团副董事长、中国工商银行(伦敦)有限公司董事长。工行其余高管还包括:首席风险官王百荣、董事会秘书官学清。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推荐

《守望先锋》诉两手游侵权案一审胜诉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13日对两起侵犯著作权案作出一审判决,首次将射击类游戏认定为类电作品,并认定被告的两款游戏构成对《守望先锋》游戏整体画面类电作品著作权的侵权,判决两被告除停止侵权、消除影响外,还需就两案分别赔偿300万元、97万余元。   暴雪娱乐有限公司、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诉称,《守望先锋》是暴雪公司开发的一款第一人称团队射击游戏,已成为电子竞技领域内颇具影响力的游戏。网之易公司经授权独家拥有在中国复制、通过网络传播及运营该游戏的权利。   广州四三九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四三九九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手游《英雄枪战》、页游《枪战前线》均为二者共同或者合作开发、制作、传播、运营和营销。两原告发现,上述两款游戏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大量抄袭、使用《守望先锋》游戏元素,包括玩法和模式、胜负条件、人物设计与特色、游戏界面、战斗地图等,构成著作权侵权。   上海浦东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结合伯尔尼公约及我国著作权法等有关规定,射击类游戏整体画面是否可以视为类电作品,应衡量此画面是否由一系列有伴音或无伴音的具有独创性的画面组成。《守望先锋》是主创人员付出大量劳动、团队合作的智慧结晶,符合独创性要求,游戏时无论是英雄的移动还是使用武器释放技能的过程,呈现出来的都是连续的动态画面,因而可认定为类电作品。   经比对,《英雄枪战》和《枪战前线》在相关游戏设计要素方面与《守望先锋》构成实质性相似,侵犯了《守望先锋》游戏整体画面享有的著作权。   法院认为,因权利人损失难以计算,而被告提交的收入情况表明,《英雄枪战》的收入已远超原告主张的诉请标的额,故对原告主张的300万元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予以全额支持。《枪战前线》已于2017年7月14日停止运营,法院综合酌定该案赔偿额为50万元,对原告主张的律师费、公证费等合理费用亦予以全额支持。(文章来源:江海晚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国家税务总局明确纳税信用修复细则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关于纳税信用修复有关事项的公告》,自2020年1月1日起,对纳入纳税信用管理的企业纳税人通过作出信用承诺、纠正失信行为等方式开展纳税信用修复,进一步鼓励和引导纳税人增强依法诚信纳税意识,积极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税收监管机制。  一是明确纳税信用修复的情形。按照有限度修复的原则,《公告》明确了19种情节轻微或未造成严重社会影响的纳税信用失信行为,及相应的修复条件,共包括15项未按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税款缴纳、资料备案等事项和4项直接判D级情形。二是明确纳税信用修复的条件。三是明确纳税信用修复的程序。纳税信用修复遵循“申请—受理—反馈—修复”四个程序。  《公告》强调,失信行为尚未纳入纳税信用评价的,纳税人则无需提出申请,税务机关按照《纳税信用修复范围及标准》调整纳税人该项纳税信用评价指标分值并进行纳税信用评价。  国家税务总局税收科学研究所所长李万甫表示,当前正值第二批主题教育深入开展之际,税务部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引导纳税人主动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影响,修复自身纳税信用,对于发挥信用管理正向激励作用,营造法治公平的税收环境具有重要意义。(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取消医用耗材加成倒逼医疗服务升级   据报道,目前全国已有山东、福建、安徽、天津等多省份宣布取消医用耗材加成。同时根据国办印发的文件,2019年底前要实现全部公立医疗机构医用耗材“零差率”销售。与此同时,高值耗材滥用也将面临处罚。  近年来,医用耗材需求量暴涨,支架、球囊、导管、导丝等一次性耗材的费用甚至超过药品和手术费用。医用耗材供应链上有耗材厂家、经销商、医药流通企业、医院(医生)等环节,不同环节层层加价,从而导致医用耗材价格急剧攀升。一些医疗机构过度使用耗材随意加成,给患者造成了沉重负担,损害了医疗机构的形象,也不利于医疗服务水平的提升。  网民“君宏”表示,取消医用耗材对患者来说是一种“福音”。通过挤压耗材和药品的价格水分,取消耗材和药品加成机制,降低仪器设备的检查费用。在告别了“以药养医”之后,“以耗养医”也将退出历史舞台,这对整个医疗行业来说意义重大。  网民“陈强”认为,取消医用耗材加成可以倒逼医疗机构提高医疗服务水平,但日后落实与监管相当重要。如果出现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现象,其效果也将适得其反。为了更好管控医疗市场,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的严格监督不可缺少。  网民“张贵峰”表示,医耗改革为患者和民众带来利好的同时,将给医院“控本增收”带来压力。这倒逼医院改革收费体系,改进医疗服务水平,争取做到“以技养医”,让医生们真正靠技术吃饭。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助贷监管全面收紧 严控资质和资金流向   近期,从中央部委到地方,助贷严监管信号密集释放。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有上海、北京、浙江、厦门等多地发布关于助贷的风险提示,其中,平台业务资质、风控能力、资金流向等成为监管重点。  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肖远企近日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对于“助贷”业务,监管部门一直密切关注银行与第三方机构、金融科技平台的资金、技术等各类合作。一方面持开放态度,另一方面会密切关注助贷业务的潜在风险,比如科技安全风险等。  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平台纷纷发力助贷业务,助贷已经成为部分平台新的业绩增长点。人大普惠金融研究院发布的《助贷业务创新与监管研究报告》显示,助贷机构往往有运用大数据筛选客户的基础,能够为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获客、风控、贷后管理等服务。不过,有些机构缺乏足够的数据与管理经验,贷款资质造假、资金挪为他用等违规行为时有发生。  当前,地方正密集收紧助贷监管。央行上海分行近日印发《关于做好配合打击惩治“套路贷”加大消费金融业务创新的通知》,强调“严堵后门”,严防信贷资金流向助贷平台。此前,北京银保监局发文要求,银行对合作机构实行名单制管理,审慎制定准入标准,合作机构准入应报总行审批,严禁未经授权开展合作。(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