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2019年11月09日 下午11:29:2136阅读

沙特阿美计划在IPO中将0.5%的股份售予散户投资者

  新浪美股11月9日讯 三名知情人士表示,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计划在首次公开募股(IPO)中将至多0.5%的股份出售给散户投资者。

  这家沙特石油集团尚未透露其计划中的IPO规模,以及将上市的股份比例,不过消息人士此前曾表示,这一比例可能为1-2%。

  消息人士周六称,假设沙特阿美的总估值达到2万亿美元,上市部分的股份可能价值约100亿美元。预计该公司将在周六晚些时候的IPO招股说明书中披露更多相关细节。

  在经历了一系列失败的开端后,沙特阿美上周启动了国内首次公开发行。该公司没有透露将出售多少股份或何时上市的细节,而专家的估值从1.2万亿美元到2.3万亿美元不等。

  消息人士上月表示,过去几个月,一个政府委员会已与数十名沙特富豪会面,以达成售前协议。

  他们表示,沙特政府还鼓励投资者将海外持有的现金汇回国内以参与IPO,以避免从沙特银行体系抽走太多流动性。

(来源:新浪美股)

相关推荐

微软老兵的23年 沈向洋留下了什么?   原标题:微软老兵的 23 年,沈向洋留下了什么?  摘要:他在计算机科学和 AI 领域的贡献为未来创新留下了遗产,并打下了坚实基础。  北京时间 11 月 14 日凌晨,负责微软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的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向洋,宣布将于明年 2 月离开他供职达 23 年的微软。相关调整即刻生效,沈向洋的职责转交给微软 CTO Kevin Scott。这位前领英工程和运营高级副总裁将负责公司的 AI 策略,对基础设施、服务、应用的研发以及包括搜索引擎 Bing 在内的聚焦 AI 的产品事业群。  据了解,沈向洋并未透露他下一步的动向,但微软发言人表示他在正式离职前还将继续担任微软现 CEO 萨提亚·纳德拉和比尔·盖茨的顾问。  ‘沈向洋对微软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 AI 领域的贡献为未来创新留下了遗产,并打下了坚实基础。’沈向洋获得了来自纳德拉的赞赏。  1998 年,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博士毕业两年之后,沈向洋与李开复等人一起创建微软中国研究院。短时间内吸纳了包括张亚勤、张宏江、李江、王坚等人,为国内科技产业培养了一大批互联网及 AI 人才。三年之后,这家被《麻省理工科技学院》评为‘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的行业研究机构,正式更名为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  目前,MSRA 是微软在亚太地区设立的基础及应用研究机构,也是微软在美国本土以外规模最大的一个研究院。MSRA 从事自然用户界面、智能多媒体、大数据与知识挖掘、人工智能、云和边缘计算、计算机科学基础等领域的研究,并最终将这些创新技术转移到微软的核心产品中。比如,HoloLens 的 3D 模型重建和纹理映射技术,和运用在公有云平台 Azure 中的资源分配和 VM 布局算法,均来自 MSRA。  2004 年,沈向洋担任第三任 MSRA 院长;2007-2013 年,他负责必应搜索引擎的产品开发;2013 年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开始领导全球的微软研究院,成为了继陆奇之后美国科技公司最高级别的华人员工;2016 年全面接手微软全球人工智能战略。  2016 年,微软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合并了包括微软研究院、微软信息平台部门、Bing 和 Cortana 产品部门,以及环境计算和机器人团队,成立了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沈向洋得到重用,开始领导这个新成立的事业部。必须提到的是,新事业部与微软 Office 事业部、Windows 和设备事业部、云计算和企业事业部这三大事业部同级。由此可见,从 2014 年纳德拉成为微软第三任 CEO 时提出的‘移动为先、云为先’,‘智能为先’也在正变成关键。‘如果几年之后,在智能这件事情上,微软没有出现一个这样标志性的产品,像 Windows,或者 Office 这样的产品的话,我觉得微软就会有很大的挑战。’沈向洋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 2017 上表达出了微软需要更加‘智能’的迫切。  2018 年,微软在沈向洋的指引下再次加倍押注 AI,成立了聚焦 AI 产品的新事业群,比如专注于 Azure 的 AI 认知服务和平台、AI 认知和混合现实事业群。新事业群能够将 Azure 与尖端计算机视觉技术、HoloLens 2 等增强现实技术融合在一起。其中一项成果就是 Azure AI 平台,它帮助开发者将微软的 AI 技术运用到他们的自主云计算应用中。微软称,这一平台现在拥有 2 万个客户,超过 85% 的财富 100 强公司在过去一年中使用了 Azure AI 平台。  沈向洋无疑是不断推动微软在产学研结合程度的关键人物。  在这 23 年间,沈向洋还曾获诸多学术荣誉,包括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协会院士(IEEE Fellow)、国际计算机协会院士(ACM Fellow)、美国工程院院士和英国皇家工程院外籍院士。在成为领导者后,他把工作重心的从研究‘分给’了产品,负责中长期技术战略规划的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永远在找 the next big thing。’  为了找到 the next big thing,沈向洋加大了在研究和教育的投入。  去年 9 月,沈向洋宣布创办微软亚洲研究院(上海),并与上海仪电合作建立人工智能创新院。作为全球第八家微软研究院,微软亚洲研究院(上海)的目的在于加速人工智能研究成果的产业化进程,推进计算机科学前沿技术发展。  此外,他还主导和包括浙大、清华、哈工大、北大、上海交大等在内的众多高校合作建立了联合实验室,探索了校企研究合作的新模式。迄今为止,MSRA 与中国高校合作建立了十个联合实验室。不仅如此,他还力主推出了微软学者奖学金、微软创新人才学院等人才鼓励项目。  虽然沈向洋并未透露未来的动态,但从他今年 3 月发布在领英上的文章,人们仍看到了他不愿‘退休’的心。‘当拿到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专业的博士学位之后,我制定了一个职业生涯目标——成为一名计算机科学教授,培养年轻人,为计算机科学领域贡献顶尖的研究成果。’二十多年前,他对职业生涯的设想就是最终成为一名终身教授,但如我们所见,事情没有朝着他事先计划好的方向发展。  他曾问图灵奖得主 Jim Gray:‘你在微软研究院和 SQL 工作过,但似乎从来不担心自己是在一个产品团队还是研究团队。’后者回答道:‘我选择我能发挥作用的项目。’尽管‘偏离’了轨道,但沈向洋仍在微软发光散热。这 23 年间,有近 7000 名 MSRA 院友活跃在科研创新、产业创新的最前沿。在产业界,超过 15 位院友在互联网企业担任 CEO 或 CTO,范围几乎覆盖全部中国最顶尖的互联网尤其是人工智能公司。更为实际的,研究成果也在不断‘刷新’微软,为其带来效率和收益。以持续 AI 化的 Azure 为例,在最近一个财季,微软整体商业云业务收入达到 116 亿美元,同比增长 36%,其中包括 Azure、Office 365 以及其他云服务。  ‘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许一路走下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更加优秀的教授。’他在文章的最后这样写道。  同事们,  11 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1996 年 11 月 4 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 年 11 月 5 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 年 11 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 年 11 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 年 11 月 13 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 Bing for Business 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二十三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卜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来源:极客公园) bilibala 0评论
桥水大动作!猛砍新兴市场 但继续做多中国!   原标题:桥水大动作!猛砍新兴市场,但继续做多中国!达里奥最新发文:世界疯了,体系崩坏  来源:证券时报网  美东时间11月13日,桥水披露了美股三季度最新持仓数据:2019三季度,桥水的美股仓位再度下降,从二季度末的127.51美元降至113.82亿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桥水在三季度一反此前数个季度唱多并做多新兴市场的态度,大幅砍仓新兴市场ETF。不过对于巴西、中国、印度等少数几个新兴市场,仍然继续加仓做多。  大幅砍仓新兴市场ETF,加仓巴西中国印度  三季度,桥水的前十大持仓成分相比二季度没有变化,但各成分的持仓规模却出现了较大调整。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桥水大幅减持了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一直唱多的新兴市场ETF。  偏好指数基金的桥水,在前十大持仓中共持有三只新兴市场ETF:领航新兴市场ETF、ISHARES MSCI新兴市场ETF、ISHARE 核心MSCI 新兴市场ETF。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桥水一直在加仓这三只ETF。二季度,其在桥水的仓位排序中分列第一、第二和第四,是妥妥的重仓指数。达里奥过去一年也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看好新兴市场。  然而从三季度的调仓中,我们似乎看到了桥水的转向:三只新兴市场ETF被大幅砍仓,合计减持约2934.62万份。当然,由于此前仓位较重,减仓后三只ETF依然在其前十大持仓中分列第二、第三和第七位。  不过在减仓这三只新兴市场ETF的同时,桥水对于少数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表现出了兴趣,比如巴西、中国、印度以及中国台湾。  以行动为证。三季度,桥水继续加仓原本已经重仓的MSCI巴西ETF,且增持力度不小,耗资超1亿美元增持943万份;小幅增持MSCI印度ETF约65万份;还新进MSCI台湾ETF 399.65万份,持仓市值一举达到1.45亿美元。  同时,桥水继续增持二季度刚刚新进的两只中国ETF:对中国大盘ETF的持仓从3063.1万美元增至3420.8万美元,持仓增加14.33万份;对MSCI中国ETF的持仓市值从2974.6万美元增至3380.1万美元,持仓增加10.23万份。  而MSCI韩国ETF和MSCi墨西哥ETF均在三季度遭桥水小幅减持。  美股续创新高,标普500ETF成桥水第一大重仓  三季度,SPDR标普500指数ETF一举超过两只新兴市场ETF,成为桥水第一大重仓。  截至三季度末,桥水对SPDR标普500指数ETF的持股市值约20.89亿美元。如果算上仓位第四的ISHARES核心标普500 ETF,桥水对标普500ETF的持仓市值高达27.42亿美元。  从持仓份额的变动上来看,桥水在三季度对SPDR标普500指数ETF加仓约26万份,对ISHARES 核心标普500 ETF仅小幅加仓1086份。  持仓增加是一方面,美股不断续创新高也是标普500ETF在桥水持仓中权重上升的原因。  从今年8月起,美联储开启降息周期,至今已降息三次,美股在此利好下也多次续创新高,长牛延续。Wind数据显示,年初至今,标普500指数涨幅达到23.42%。  此外,黄金在三季度继续上涨,也让桥水重仓的黄金ETF市值上升。Wind数据显示,Comex黄金二季度末为1412.5美元,至三季度末价格为1478.3美元,涨幅约4.66%。  虽然桥水三季度对SPDR黄金ETF、ISHARES黄金信托的持仓份额均保持不变,但持仓市值从6.98亿美元增至7.28亿美元。  个股操作谨慎,减仓居多  从部分个股的调仓来看,桥水在三季度又变得谨慎起来,以减仓居多,一反二季度大幅加仓部分个股的风格。  美股方面,二季度新进12.34万股的可口可乐被大幅减仓,卖出8.44万股。就在三季度,可口可乐不断创出历史新高,最高触及55.51美元。目前,其最新股价报52.41美元。  同时,在二季度被加仓的英特尔、IBM和谷歌,三季度又被减仓。其中英特尔从57.98万股降至21.54万股;IBM则从5.56万股减至2.36万股,谷歌也从7629股减至7221股。  而在二季度被大举减持的脸书,三季度获得桥水加仓,从1.82万股增至2.98万股;此前被清仓的苹果,桥水在三季度又开始买入,小幅加仓8331股。  中概股方面,在二季度大幅加仓后,桥水动作放缓,有增有减,且比例较小。  阿里巴巴、百度、携程、微博和YY均获增持,其中携程加仓较多,增持1.84万股至13.37万股;对阿里巴巴的持股从31.39万股小幅增至32.18万股,对百度的持股从10.38万股小幅增至10.92万股;对微博、YY分别增持869股、2200股。  对京东、51JOB的持仓则有所下降,京东从48.95万股减持1.54万股至47.41万股,51JOB被减持6670股。  总体来看,阿里巴巴、京东、百度在桥水的中概股持仓中仍排名前三,也是其仅有的持股市值超千万美元的中概股。  达里奥最新发言:世界疯了,体系崩坏  近期,达里奥在其领英社交平台上发表文章“The World Has Gone Mad and theSystem Is Broken”(世界疯了,体系崩溃了)。  文章主要表达了三点:  央行想要刺激经济,投资者却拿着大量资金去投资,不消费:为了刺激经济活动和提高通胀,央行大量购买金融资产,投资者手中的可用资金因此增多。但他们却并没有如央行所愿用这些钱去消费,而是拿去投资。这样一来,金融资产的价格节节攀升,但未来的预期回报却不断下滑,因为经济增长和通胀依旧疲软。这样的情况不仅在债市出现,在股市、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者中也是这样的。  政府巨额且必定还会不断增加的财政赤字也在拉响警报:这意味着政府需要卖出更多的债券,多到根本无法被吸收,除非压低利率。这样一来,一旦利率再度上升,那市场和经济将遭受致命打击。而购买国债和填补赤字的钱基本都是从央行那里来的,它们会用新印出来的前购买债券,在这种风气下,健全的金融被抛在一边,而且这种情况还会继续,尤其会在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储备货币国家蔓延。  财富差距加剧:对于既有钱又有信誉的人来说,资金唾手可得,而那些没钱没信誉的人要融资则极其艰难,这更加剧了财富、机会和政治差距。此外,科技发展也会进一步加剧这种差距。  达里奥表示,这种情况不可持续,肯定不能再像2008年以来那样被忽略或者拖延,这就是为什么他认为世界将迎来一场重大范式转变。  稍早一些的10月下旬,达里奥在出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的年度会议时再度表示,全球处于“大萧条”周期,正经历着1930年代以来最大的贫富悬殊,全球格局在改变,中国正成为不断崛起的力量。  针对全球央行今年以来的宽松政策,达里奥认为诸如降低利率和减税之类措施的动力正在减弱。他补充说,货币政策,尤其是降低利率,不太可能提供太多刺激。随着全球进入自然衰退,央行要发挥重大作用已为时已晚。  他表示,欧洲、日本的货币政策局限性已经出现,美国也没有太多空间。今年以来,全球央行执行宽松政策,欧洲央行将负利率进一步下调,美联储也在降息。周期尾声可以进行量化宽松,即央行通过买入金融资产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这对金融资产有力,但会加剧贫富差距,酝酿政治风险。  不过达里奥强调,尽管增速将大幅下降,但周期结束时引发的崩盘型事件不会发生。央行没有金融崩盘前的紧缩政策,也没有相同的债务延期。但同时,当下全球有许多长期债务将到期,并存在养老金和医疗保险等负担。(来源:新浪财经综合) bilibala 0评论
研究显示尽管美国就业市场数量强劲 但质量出现下滑   新浪美股11月14日讯 根据一项新研究的结果,如果质量比数量更重要,那美国劳动力市场状况就不如标题数字那么强劲。  康奈尔大学等机构的分析师在周四公布的一项指数及随附报告中指出,在过去二十年中,相比全职和高薪职位,低薪和更加不稳定的职位在劳动力中的占比变得更大,显示就业岗位的质量已经受到侵蚀。自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的两年中,该指数也有所下降,这与他关于就业强劲的夸口形成鲜明对比。  研究人员计划在每月政府非农就业报告公布的当天公布一次该项指数。尽管美国失业率徘徊在五十年来最低并且经济延续史上最长的扩张态势,这一发现仍揭示了世界最大经济体的疲软迹象,其它迹象还包括大量的学生贷款债务和创纪录的不平等。  Westwood Capital LLC的执行合伙人、康奈尔大学法学院的兼职教授Daniel Alpert表示,“这意味着对中产阶级的蚕食:从事低薪,低时长工作的人越多,不平等现象就越严重。”  这项美国民间部门就业质量指数使用劳动统计局提供的有关生产和非监管角色的数据(约占私营部门劳动力市场的五分之四)来衡量高质量岗位——即工资较高以及工作时间较长的岗位(主要包括商品生产部门)——相比低质量岗位的比例。研究人员排除了高薪的监督职位,因为它们会歪曲结果。  读数为100表示低质量和高质量岗位的均等分布。9月该指标的三个月移动平均值跌至2013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读数为80.62。这表明劳动力市场高质量岗位和劣质岗位之比约为4:5。  Alpert表示,导致就业质量下降的最大因素之一是自19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化的加速和美国就业岗位转移到国外,导致制造业职位的减少。这也侵蚀了剩余职位的质量。  参与该指数的其他机构包括位于堪萨斯城的密苏里大学、繁荣美国联盟和全球可持续繁荣研究所。(来源:新浪美股) bilibala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