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祖国
2019年11月14日 下午08:22:0064阅读

这两名“80后”旅长 都来自空军航空兵

  原标题:这两名“80后”旅长,都来自空军航空兵

  蒋佳冀与孙军是同批军校同学。

  日前《解放军报》刊发了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孙军的报道。报道中介绍,孙军是一名“80后”,是一名优秀飞行员、指战员,曾参加过国庆60周年阅兵。

  报道中介绍,孙军生于1981年,是农家子弟出身,少年时帮父母养过鸡、种过田、干过电工、修过房子,中学时期,因担心“上不好学就得回家养鸡”,他埋头读书,高考成绩超过当年清华大学录取分数线。1999年,他考入飞行学院,从一名飞行学员、飞行员,逐步成长为优秀指挥员。

  2009年,孙军和战友们驾驶着歼-10战机,参加了国庆60周年阅兵。他所在的部队,多次参与新型战机改装、执行重大任务和实弹实战演练。

  另据央广网报道,孙军所在的航空兵某旅,隶属南部战区。该部队担负了改装国产新型三代战机的任务。

  报道介绍,该飞行编队在一次训练时,曾发生意外情况,孙军果断指挥,完成了战机安全着陆。在空军首届“金头盔”比武中,夺得了3项金头盔奖。

  对自己的评价,孙军自称是“复合型性格”:在大事上举重若轻,在小事上举轻若重,“就连打球,也必须争第一名。”

  担任旅长后,他在歼-10C战机上喷涂曾中断了几年的“红鹰”标识。他希望,部队带着鹰的眼光、胸襟、本领,驰骋未来战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2018年底被授予“改革先锋”称号的航空兵某旅旅长、特级飞行员蒋佳冀,与孙军是同批军校同学,也是一名“80后”。

  蒋佳冀1981年6月出生,四川成都人,曾被中组部授予“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是“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2011年、2012年、2017年三次获得“金头盔”奖,2018年11月入选100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对象。

  今年9月,他入选278名“最美奋斗者”个人名单。

  1999年,高中毕业的蒋佳冀因名字谐音“歼击机”,在母亲的鼓励下放弃做民航飞行员的机会,报考空军入伍。

  2003年军校毕业后,他再次放弃留在飞行学院当教员的机会,选择到一线部队,并在同批新员中第一个单飞。2006年底,蒋佳冀被选调参加三代机改装任务,一年半后,2008年6月,他顺利完成三代机改装任务,在同期新员中,第一个任长机、教员、指挥员,第一个参加重大任务行动。

  记者 许腾飞

(来源:新浪军事)

相关推荐

美军寻求快速发射军用卫星方案:缩小体积以降低成本   参考消息网12月7日报道 英媒称,美国正在寻求更快速发射军用卫星的方法,例如缩小体积降低成本。  据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12月7日报道,美国空军负责技术和采购的助理部长威廉·罗珀说,卫星对军事的帮助太大了,以至于不能假装认为对手会把它们视为禁区。因此美国必须为进行太空战做好准备。  报道称,事实上,美国的太空资产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并且更多地依赖于这些资产实现其作战能力。此外,正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约翰·海滕指出,美国的太空“工具箱”主要由大型“精致”卫星组成,它们会成为“庞大、笨重、诱人的目标”。  报道认为,降低这种状况所构成风险的一个办法,是让这些目标变得不那么笨重和诱人。随着民用和军用卫星用户都在缩小自己的硬件,并将其功能分散到多件设备上,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尤其是人们正在更多地采用被称为“立方体卫星”的模块化设计。除了其他特点,这还意味着单个卫星的体积更小、造价更低,因而更容易提前大量贮备。但是,要让这种办法真正有用,还必须可以迅速地发射这些卫星,如果某件在轨道上运行的资产停止工作并需要更换的话。  报道称,这个概念就是所谓的“空间快速响应”,而且在今天业务外包的世界里,它往往意味着要求私营部门执行实际的发射工作。因此,美国官员对于一家名叫“火箭实验室”的公司,把利用其发射台发射“立方体卫星”的节奏加快到每月一次感到欣慰。“火箭实验室”公司希望,到明年初,它将把发射节奏提高到两周一次——该公司在兴建第二个发射台将促进这一目标的实现。  美国目前所依赖的军用卫星大多“庞大而笨重”。(美国雅虎新闻网站)(来源:参考消息) 我爱我的祖国 0评论
新华社批美涉疆法案:自身劣迹斑斑 何谈指责别人? 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通过的“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充斥着对中国治疆政策的偏见,再次凸显了美国在反恐、人权等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充分暴露其虚伪性和霸权逻辑。人权首先是生命权、生存权和发展权,如果没有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人们的生命权、生存权和发展权难以得到保障,其他权利都无从谈起。面对一段时期暴力恐怖事件多发频发给各族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面对各族群众要求打击暴力恐怖犯罪的强烈呼声,新疆依法采取了一系列反恐、去极端化举措,响应和落实《联合国全球反恐战略》决议和联合国《防止暴力极端主义行动计划》,极大地扭转了当地的安全形势。这些努力,清除的是阻碍新疆各族人民实现美好生活的毒瘤,换来的是新疆的繁荣稳定,不仅最大限度保障了公民基本人权免遭侵害,得到新疆各族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也为国际反恐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积累了有益经验。然而,美国出台所谓“法案”无视新疆社会大局稳定、人权事业进步等客观事实,对新疆依法采取的反恐、去极端化措施恶意指责、抹黑污蔑,甚至通过捕风捉影、捏造事实的手段泼脏水。“三股势力”在新疆煽动民族仇恨、制造民族矛盾、破坏宗教和谐、实施暴力恐怖活动的时候,美国一些政客装聋作哑、漠不关心;在新疆发展势头越来越好、各族人民日益过上和谐安宁生活的时候,他们却跳将出来,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对所谓新疆维吾尔人权问题横加指责。这样的美式双重标准,对新疆人民的生命安全缺乏起码的尊重,何其虚伪,何其霸道,严重违背国际道义和人类良知,为一切善良和正义的人们所不齿。实际上,美国喜欢拿人权问题做文章,只不过是以“人权”为幌子,行干涉他国内政、遏制他国发展之实,最终为的还是一己之私。美国的涉疆法案,就是这样一个利用所谓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的拙劣“作品”。真相不容歪曲,正义不可战胜,美方妄图借所谓“新疆问题”破坏新疆繁荣稳定、遏制中国发展进步的图谋注定会失败。知者自知,明者自明。长期以来,美国在反恐和人权问题上玩弄双重标准:把反恐作为推行地缘政治的手段,不仅越反越恐,还造成地区动乱不安,导致数以百万计的无辜民众伤亡,大量难民流离失所;以所谓“人权卫士”自居,摆出一副“人权教师爷”的架势,动辄对他国人权状况指手画脚,却对自身劣迹斑斑的人权纪录避而不谈。试看今日之美国,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种族歧视变本加厉,性别歧视触目惊心,移民悲剧不断上演,自己一身毛病,哪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美方奉行双重标准,严重破坏国际反恐合作,造成了数不胜数的人道主义灾难,这种害人害己的霸权行径,早就不得人心。奉劝美国一些人顺应时代潮流、摒弃双重标准,停止在所谓新疆人权问题上无事生非、兴风作浪,否则,必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来源:新华社) 我爱我的祖国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