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快讯
2020年01月15日 下午07:06:0023阅读

非法获利上亿元!6名交易员栽了 作案手法大曝光

  2016年轰动一时的“债市”窝案迎来判决结果。

  裁判文书网近期公布了两则职务侵占罪判决书,揭露了10多年前来自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人保资产、海通证券、中航证券、榆次农商行的6名债券交易员利用丙类户高买低卖、获利上亿元的大案。

  在日后落网时,有的交易员已经成为债市大佬。比如原中国工商银行金融市场部承销发行处处长王华,2016年案发时已经升至私行部副总经理;原交通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交易员冯坚,案发时已担任上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

  其余落网人员,杨洋系原海通证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谢东辉系原中国人保资产公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张蕾系原中航证券固收部债券交易员,王晓勇系榆次农村商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负责人。

  利用丙类户合谋获利上亿元

  事情还得从10多年前说起。

  2007年下半年,梁某甲与赖某预谋,由赖某成立丙类户公司,梁某甲介绍债券市场交易员,利用交易员从事银行间债券交易业务的职务便利,与赖某控制的丙类户合作进行债券交易,共同谋取利益。

  2008年1月、7月,赖某、王玲玲实际控制的丙类户上海唐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泰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先后分别与兴业银行、包商银行建立债券结算代理关系。

  2008年上半年,梁某甲与被告人杨洋预谋,利用杨洋担任海通证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从事银行间债券交易业务的职务便利,通过梁某甲将属于金融机构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玲玲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后,由个人私分。

  被告人杨洋又先后与被告人谢东辉、冯坚、王华以及杨某甲预谋,利用各自职务上的便利,采用委托其他金融机构代申购及代持、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博取国债边际利益等多种方式,通过梁某甲将属于金融机构的利益输送给唐纺公司、泰慧公司后,由个人私分。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杨洋参与债券交易30笔,职务侵占数额共计人民币5240.92万元;被告人谢东辉参与债券交易5笔,职务侵占数额共计1083.66万元;被告人冯坚参与债券交易5笔,职务侵占数额共计810.62万元;被告人王华参与债券交易2笔,职务侵占数额共计889.29万元。

  此外,中航证券交易员张蕾、榆次农商行交易员王晓勇也与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存在利益输送,非法获利逾3000万元。也就是说,六名交易员在此案中的违法获利合计上亿元。

  交易员之间协作配合

  在这起案件中,交易员之间及其与丙类户公司实际控制人之间,均相互协作、配合密切。

  2008年8月至2009年1月期间,被告人杨洋在海通证券自营的“08央票38”等19支债券交易中,采用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手段,通过梁某甲将属于海通证券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玲玲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侵占海通证券利益2758万余元。

  2008年10月至2009年3月期间,被告人杨洋、谢东辉经预谋,采用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委托其他金融机构代申购、代持等方式,通过梁某甲将属于海通证券或者人保资产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玲玲控制的丙类户泰慧公司,侵占海通证券及人保资产利益共计779.334万元。

  2008年5月至2009年2月期间,被告人杨洋、冯坚经预谋,采用博取国债边际利益、从一级市场安排券源、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方式,通过梁某甲将属于交通银行或者海通证券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玲玲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侵占交通银行、海通证券利益共计506.29万元。

  2008年4月至2010年4月间,被告人张蕾先后与梁某、赖某、王晓勇预谋,在“07凤凰CP02”等24只银行间债券交易过程中,通过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手段,先后通过梁某、王晓勇将属于中航证券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晓勇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获利金额总计1637.842万元。

  2008年4月至2010年5月,被告人王晓勇先后与被告人张蕾及王晓勇预谋,在“08陕东岭”等8只银行间债券交易过程中,通过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手段,先后通过被告人张蕾与王晓勇将属于榆次农商行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晓勇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获利总额达875.602万元。

  2009年2月,被告人杨洋、王华与杨某甲预谋,共同操纵券面额4亿元“09国债02”债券的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并通过梁某甲将属于海通证券的利益共计202.81万元输送给赖某、王玲玲控制的丙类户泰慧公司。

  2008年9月至2009年12月间,被告人张蕾分别与被告人王晓勇、梁某、赖某、王晓勇预谋,在“08农垦CP01”等4只银行间债券交易过程中,通过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手段,先后通过梁某、王晓勇将属于中航证券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晓勇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获利总金额达124.516万元。

  2008年6月至2009年6月,王某甲与被告人张蕾预谋后,在“08铁道部MTN2”、“08中石油MTN1”二支银行间债券交易过程中,通过控制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手段,先后通过被告人张蕾将属于工商银行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晓勇控制的丙类户唐纺公司、泰慧公司,获利总额达413.615万元。

  代持养券、低买高卖违法获利

  除了操控债券交易环节和交易价格等手段,被告人之间还通过代持养券、低买高卖的方式获利,进行利益输送。

  1、操作“08中铝MTN2”

  2008年11月,被告人冯坚所在的交通银行主承销“08中铝MTN2”债券,后被告人冯坚与被告人谢东辉商议,通过代持养券方式博取该债券收益。

  2008年11月3日,被告人谢东辉以人保资产名义委托国都证券代申购券面总额2亿元的上述债券。2009年2月25日,被告人杨洋按照被告人冯坚指令,安排梁某甲通过丙类户沉淀券面总额1亿元的上述债券利益。

  被告人谢东辉按照被告人冯坚提供的交易要素,安排国都证券将1亿元面额上述债券以101.4681的价格卖出至包商银行,梁某甲指令赖某、王玲玲控制的泰慧公司委托包商银行以上述价格买入,同时指令包商银行以全价104.5216的价格卖出给事先联系好的交通银行。上述交易侵占人保资产利益304.33万元。

  2、操作“08大唐集MTN1”

  2008年下半年,被告人杨洋、王华经预谋,采用委托其他金额机构代申购并代持养券的方式,通过梁某甲将海通证券的利益输送给赖某、王玲玲控制的丙类户泰慧公司,获取个人利益。2008年12月,工商银行主承销“08大唐集MTN1”债券,被告人杨洋与王华预谋操作该支债券。

  2008年12月24日,被告人杨洋以过券为名通过公司审批,实际由海通证券出资直接申购券面总额2亿元“08大唐集MTN1”债券,同时被告人杨洋以海通证券名义委托东吴证券为其转委托代申购机构,东吴证券按照被告人杨洋指令,分别委托长江证券及宝鸡商行代申购券面金额1亿元、2亿元的“08大唐集MTN1”债券。

  被告人杨洋将申购机构名称及申购面额等交易要素告知被告人王华,由被告人王华安排分销机构广发银行将券面总额5亿元的上述债券分别卖出给海通证券、长江证券及宝鸡商行。

  后被告人杨洋、王华委托民生银行、杭州证券、宏源证券等多家机构过券及代持后,于2009年1月12日,由梁某甲按照被告人杨洋提供的交易要素,指令赖某、王玲玲控制的泰慧公司委托包商银行以全价100.2137的价格买入,同时指令包商银行以全价101.5923的价格卖出给事先联系好的宏源证券。上述交易侵占海通证券利益共计686.48万元。

  3、操作“08网新CP01”

  2008年9月23日,被告人张蕾以中航证券的名义,口头委托榆次农商行、海通证券分别代申购面额1000万“08网新CP01”债券,并指令两家机构卖给中航证券。后被告人张蕾委托榆次农商行买入该笔债券并代持。

  2008年9月26日,被告人王晓勇以榆次农商行名义,以全价100.3656从恒丰银行买入面额3000万“08网新CP01”债券。后被告人王晓勇将上述面额5000万的该笔债券委托长江证券买入并代持。

  2009年3月13日,被告人王晓勇、张蕾商定经贵阳银行将该笔债券卖给包商银行(泰慧公司代理行),被告人张蕾将二被告人商定的交易要素告诉梁某,梁某当日根据被告人张蕾提供的交易要素,指令王晓勇委托包商银行以全价102.0190将该笔债券买入,同时指令包商银行以全价103.0772卖给榆次农商行。上述交易获利52.39万元。

  2009年7月14日,被告人王晓勇、张蕾商定将该笔债券卖给包商银行,被告人张蕾将二被告人商定的交易要素告诉王晓勇,王晓勇按照被告人张蕾提供的交易要素,指令包商银行以全价103.7738元买入该笔债券,同时指令包商银行以全价106.0824卖给华夏银行。上述交易获利114.41万元。

  6名违法债券交易员悉数落网

  据判决书披露,上述各环节获利,均由相关参与个人按约定比例私分。

  经法院认定,被告人杨洋、谢东辉、冯坚、张蕾、王晓勇身为公司工作人员,共同或各自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

  被告人杨洋分别与被告人谢东辉、冯坚、王华共同故意犯罪,被告人杨洋、谢东辉、冯坚系共同犯罪。

  被告人王华、张蕾利用自己及他人职务上的便利,共同侵占他人单位财物,其行为均构成职务侵占罪,依法应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不过,鉴于几位被告人在接通知后主动到案,系自首;同时能如实供述自己及同案犯的基本犯罪事实,系坦白,还有主动退缴违法所得行为,因此依法予以减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人杨洋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550万元。

  被告人谢东辉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200万元。

  被告人冯坚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被告人王华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九个月。

  被告人张蕾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没收财产500万元。

  被告人王晓勇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上述六被告人的违法所得均依法追缴。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相关推荐

受脱欧阴霾影响 纽约与伦敦金融中心地位正不断拉大   北京时间1月27日讯,咨询公司Duff & Phelps周一公布的调查显示,纽约仍将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随着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削弱了伦敦的地位,亚洲金融中心也正迎头赶上,纽约进一步将伦敦挤到了第二位。  英国将于周五离开欧盟,在12月结束一切如常的过渡期后,未来能否继续接触欧盟这个其最大金融业务客户仍不确定。  《全球监管展望》(Global Regulatory Outlook)对全球各地资产管理、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的245名高级官员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纽约已经扩大了与伦敦的差距。  调查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美国金融之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比过去两年上升了33个百分点。  目前只有33%的人认为伦敦最重要的全球金融 中心,这个数字过去的两年内下跌逾20百分点。  Duff & Phelps董事总经理莫尼克-梅利斯(Monique Melis)表示:“很难避免这样一种怀疑,即自英国退欧公投以来的三年不确定性导致了伦敦的下跌。”  调查显示,未来5年,纽约和伦敦的市场份额都将下降,香港、新加坡和上海预计增长最快。  只有22%的人预计伦敦五年后仍将是主要的金融中心。几乎没有受访者认为巴黎、法兰克福或任何其他欧洲城市即将取代纽约或伦敦。  与纽约相比,伦敦被认为是世界上对金融服务最有利的监管体制。  Melis表示:“如果政府能够使英国拥有一个更有利的监管环境,并将其从欧洲监管的繁文缛节中剥离出来,那么我们可能会看到英国重夺桂冠,并为该行业吸引新的人才。”  自英国2016年投票决定退出欧盟以来,伦敦已显示出了韧性,超越纽约,成为利率掉期交易的头号中心,并在外汇交易领域保持领先地位。(新浪美股 林克)(来源:新浪美股) 财经快讯 0评论
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延迟上海市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的通知   据上海发布1月27日消息,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延迟上海市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的通知。全文如下:   各区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委、办、局,各有关单位 :   为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更好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防控工作部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上海市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的有关规定,经市政府研究决定,现就延迟上海市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紧急通知如下:   一、上海市区域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涉及保障城市运行必需(供水、供气、供电、通讯等行业)、疫情防控必需(医疗器械、药品、防护品生产和销售等行业)、群众生活必需(超市卖场、食品生产和供应等行业)及其它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除外。用人单位须依法保障员工合法权益。   二、上海各级各类学校(高校、中小学、中职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等)2月17日前不开学。此前,学校不组织学生返校、不举行任何线下教学活动和集体活动(包括培训机构)。具体开学时间,将视相关疫情防控情况,经科学评估后确定。一旦确定,将提前向社会公布。   三、针对确因工作需要近期返沪的人员,各相关部门和所在单位要加强检疫查验和健康防护,所在单位要及时报告相关信息,对来自或去过疫情重点地区的人员一律严格落实医学观察、隔离等措施,做到全覆盖。   四、各相关企业和学校要切实落实本通知要求,强化主体责任,把各项防控和服务保障措施落实落细,确保社会平稳有序。(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抗疫时评|打通官方和民间救援渠道 避免各自为战   对武汉和湖北的紧急救援在持续进行。从官方到社会组织公益机构,为了让各类医疗资源,特别是口罩、防护服等尽快送到前线的医务人员手中,各方可谓心急如焚,不惜代价,想尽办法。我们认为,当务之急,还应该尽快打通社会和官方两个救援渠道,特别是让社会救援成为整个救援体系的一部分,争取实现信息共享,物资协调分发,允许点对点,由此形成合力,避免各自为战。   从目前来看,除了中央物资储备的支持渠道,官方开通的社会捐助渠道,各类社会组织和公益机构也在自发地通过各种自己的渠道征集各类救援物资,并尝试以点对点的方式送达前线医务工作者手中。他们相信这样做更能救医务人员之急。尽管这个渠道也有很多做法需要改进,比如说如何确保救援物资合乎标准,避免蜂拥而上给医院带来干扰和不便,给防范疫情扩散带来不必要的压力等。即使如此,我们以为,社会和民间力量还是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特别是目前需要救援的医疗机构众多,武汉之外,湖北各地市医疗条件原本不如武汉,但新增病例持续增加,当地医务工作者面对持续加大的压力,未来一个阶段,物资缺口可能比武汉更大。   湖北省官方披露的信息也说明了这一点。虽然从上到下,从生产到流通,可以说是全国总动员,但各类物资特别是防护服、口罩等缺口仍然很大。这里有春节放假,产能提升需要时间的因素,但我们以为救援体系也有改善的空间。很关键的一条是,尽快打通官方和社会救援渠道,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公共救援信息平台,更具透明度的物资供需对接与集散分发平台,让各类物资特别是防护装备更具效率地抵达前线。   我们在跟一些公益机构交流过程中了解的情况表明,如果按照目前官方公布的信息,比如武汉市,各类救援物资特别是医疗物资,必须通过武汉市红十字会,所有物资提交红十字会,送到指定仓库,再由红十字会分配送达医院。从官方公布的信息看,红会已经临时征调志愿人员,高负荷运转以保障救援物资接受和分发。   另一方面,社会捐赠如果想通过完全点对点的方式送达一线工作人员手中,也存在很多现实的困难。拿武汉来说,封城之后,救援物资的送达必须通过绿色通道放行,但这个绿色通道也并非对所有物流开放。如果考虑到武汉周边城市大多也采取了封闭措施,他们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手里明明有医院急需的物资,却送不进去,这是一些社会组织头疼的问题,但如果工作都通过红十字会来完成,是否又会给已经负荷很重的红十字会更大的压力?   我们注意到,目前,各类机构,从医院到各类社会组织和公益机构,乃至各类企业,都在发布各种急需物资的供求信息,但这些信息都是分散的、凌乱的,甚至不乏重复乃至虚假的信息(一些爱心机构和人士已经遇到类似情况)。我们也注意到,工信部官员称,从1月23日以来,共收到了武汉方面四批物资的需求清单,大致是四大类20多个品种。这说明工信部也在通过自己的系统了解需求并拿出解决方案。我们相信武汉乃至湖北各城市地区应该也有相应的机制,包括各类物资供应情况和缺口,应该有相应的统计快报。问题是,这样一整套信息是在一个封闭的体系内运转的,无论是在工信部还是地方政府部门,又或者红十字会,民间其实无从掌握。这个封闭体系阻断了信息的公开和流动,多少也正因如此,让一线医务工作者面对更大的焦虑,甚至他们也无从知道他们对防护装备的需求何时能够得到满足,不得不公开向社会求援,要求捐助。   这些信息原本应该是可以共享的,这些信息的共享和透明,对帮助疫区解决短缺物资供应是有帮助的,对于社会组织和公司机构,其他捐赠者更好地帮到一线也是有帮助的。甚至对于生产企业也是有帮助的。目前,全中国范围内,但凡有一些资源和渠道的机构和个人,秉持爱心者或者中间商,甚至想着发一笔财的掮客也好,都在提出各种需求,恨不得都直接向企业下订单。但这里面有多少兜兜转转的重复信息,有多少虚假信息,其实无从得知。相信政府部门和官方机构不知道,民间更不知道。我们很担心,这种信息不对称情况下的信息过载,其实也可能放大了供求矛盾,加大了对生产商的压力,也可能导致方方面面诸多人力物力的浪费。   在今天这样一个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时代,这些信息原本可以更好地沟通。比如红十字会能否不只是公布接受了哪些捐赠的信息,是否能够和地方政府部门联手,按日公布各类医疗机构物资短缺类别和基本情况,新的捐赠物资在途情况。武汉市提交给工信部的需求信息,是否也能够和社会组织、各类企业共享。也许这些信息仍然不可能保证完备,但显然比之各自为战要强得多。在信息公开透明的前提下,各级政府也不必强求各类捐赠的接受和分发压力都集于红十字会一身,或许只要报备一下,方便信息统计,就可以允许点对点的捐赠和救援,相应对,政府部门为其在各个环节提供绿色通道。这样做没什么不好。   我们常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达到了1万美元。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看到,我们还有一个活跃的社会,有一批愿意奉献爱心的社会组织、公益机构、企业乃至个人。特别是当灾难发生的时候,这样一个活跃的社会和涌动的民间力量就更有珍贵。我们知道这是一场全民战争,既然如此,从一开始就需要秉持开放的心态,就该明白,如何更好地动员社会的力量,对打赢这场战争至关重要。这不仅体现在防疫和传染源的切断上,也体现在其他各个方面。   就物资和各类救援而言,目前单纯依靠政府体系显然并不够,政府部门面对千头万绪,也还没有能够兼顾到所有方面,所以我们需要社会力量充分发挥作用,也许他们没那么强大,但扮演的角色不可或缺。   要做好社会动员,首先就是要共享信息,让他们和官方渠道保持同步地了解各种信息,让他们了解到,在政府强大的采购和供应体系外,他们还可做些什么,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让社会力量充分发挥作用,前提是将他们纳入这个体系中去,要创造条件和便利,让他们能够充分地发挥动能。有些地方部门或许有所担心,认为在截断传染源的关键时期,人流物流的往来增加可能加大疫情扩散风险。这种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关键要看政府部门是否从抗击疫情的大局出发,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其中,携起手来,众志成城,打好这场全民战争。(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财经快讯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