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快讯
2020年01月15日 下午06:53:0022阅读

湖北政协委员呼吁完善托育工作

  二胎生下来由谁带、如何照顾养护好3岁以下婴幼儿成了亟待解决的难题。今年湖北两会上,这些难题引起不少政协委员的关注。

  湖北省政协委员、武汉市妇联副主席魏静带来“进一步推进落实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工作”的提案。她表示,虽然去年湖北省卫健委围绕“托育”开展了试点示范,启动了标准规范制定等,但是整体推进速度和质量与群众的期待还有所差距。

 

  魏静建议,湖北尽快出台《关于加强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特别是关于女职工产假延长、为照护婴幼儿的父母重回岗位的相关就业政策落实等方面给予指导性意见。同时,发展多种形式照护服务,推动托育工作从“盆景”走向“花园”。

  “孩子父母为照料孩子不上班,家里会失去经济来源;老人照料会力不从心;请保姆照料,高额的费用让年轻家长负担沉重。”湖北省政协委员陈光军表示,婴幼儿的照料问题目前已影响到年轻一代的生育意愿。

  陈光军表示,设立接受3岁以下婴幼儿的托育机构,成为许多双职工家庭的“刚需”。他希望湖北加大试点工作力度,在全省建成一批具有示范效应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加强托育行业专业人才培养,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专门的托育班,鼓励用人单位与驻地社区联合开办普惠托育所,解决“二孩”生育家庭的后顾之忧。(完)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网)

相关推荐

受脱欧阴霾影响 纽约与伦敦金融中心地位正不断拉大   北京时间1月27日讯,咨询公司Duff & Phelps周一公布的调查显示,纽约仍将是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随着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削弱了伦敦的地位,亚洲金融中心也正迎头赶上,纽约进一步将伦敦挤到了第二位。  英国将于周五离开欧盟,在12月结束一切如常的过渡期后,未来能否继续接触欧盟这个其最大金融业务客户仍不确定。  《全球监管展望》(Global Regulatory Outlook)对全球各地资产管理、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的245名高级官员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纽约已经扩大了与伦敦的差距。  调查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美国金融之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比过去两年上升了33个百分点。  目前只有33%的人认为伦敦最重要的全球金融 中心,这个数字过去的两年内下跌逾20百分点。  Duff & Phelps董事总经理莫尼克-梅利斯(Monique Melis)表示:“很难避免这样一种怀疑,即自英国退欧公投以来的三年不确定性导致了伦敦的下跌。”  调查显示,未来5年,纽约和伦敦的市场份额都将下降,香港、新加坡和上海预计增长最快。  只有22%的人预计伦敦五年后仍将是主要的金融中心。几乎没有受访者认为巴黎、法兰克福或任何其他欧洲城市即将取代纽约或伦敦。  与纽约相比,伦敦被认为是世界上对金融服务最有利的监管体制。  Melis表示:“如果政府能够使英国拥有一个更有利的监管环境,并将其从欧洲监管的繁文缛节中剥离出来,那么我们可能会看到英国重夺桂冠,并为该行业吸引新的人才。”  自英国2016年投票决定退出欧盟以来,伦敦已显示出了韧性,超越纽约,成为利率掉期交易的头号中心,并在外汇交易领域保持领先地位。(新浪美股 林克)(来源:新浪美股) 财经快讯 0评论
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延迟上海市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的通知   据上海发布1月27日消息,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延迟上海市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的通知。全文如下:   各区人民政府,市政府各委、办、局,各有关单位 :   为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更好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防控工作部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上海市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的有关规定,经市政府研究决定,现就延迟上海市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紧急通知如下:   一、上海市区域内各类企业不早于2月9日24时前复工。涉及保障城市运行必需(供水、供气、供电、通讯等行业)、疫情防控必需(医疗器械、药品、防护品生产和销售等行业)、群众生活必需(超市卖场、食品生产和供应等行业)及其它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除外。用人单位须依法保障员工合法权益。   二、上海各级各类学校(高校、中小学、中职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等)2月17日前不开学。此前,学校不组织学生返校、不举行任何线下教学活动和集体活动(包括培训机构)。具体开学时间,将视相关疫情防控情况,经科学评估后确定。一旦确定,将提前向社会公布。   三、针对确因工作需要近期返沪的人员,各相关部门和所在单位要加强检疫查验和健康防护,所在单位要及时报告相关信息,对来自或去过疫情重点地区的人员一律严格落实医学观察、隔离等措施,做到全覆盖。   四、各相关企业和学校要切实落实本通知要求,强化主体责任,把各项防控和服务保障措施落实落细,确保社会平稳有序。(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抗疫时评|打通官方和民间救援渠道 避免各自为战   对武汉和湖北的紧急救援在持续进行。从官方到社会组织公益机构,为了让各类医疗资源,特别是口罩、防护服等尽快送到前线的医务人员手中,各方可谓心急如焚,不惜代价,想尽办法。我们认为,当务之急,还应该尽快打通社会和官方两个救援渠道,特别是让社会救援成为整个救援体系的一部分,争取实现信息共享,物资协调分发,允许点对点,由此形成合力,避免各自为战。   从目前来看,除了中央物资储备的支持渠道,官方开通的社会捐助渠道,各类社会组织和公益机构也在自发地通过各种自己的渠道征集各类救援物资,并尝试以点对点的方式送达前线医务工作者手中。他们相信这样做更能救医务人员之急。尽管这个渠道也有很多做法需要改进,比如说如何确保救援物资合乎标准,避免蜂拥而上给医院带来干扰和不便,给防范疫情扩散带来不必要的压力等。即使如此,我们以为,社会和民间力量还是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特别是目前需要救援的医疗机构众多,武汉之外,湖北各地市医疗条件原本不如武汉,但新增病例持续增加,当地医务工作者面对持续加大的压力,未来一个阶段,物资缺口可能比武汉更大。   湖北省官方披露的信息也说明了这一点。虽然从上到下,从生产到流通,可以说是全国总动员,但各类物资特别是防护服、口罩等缺口仍然很大。这里有春节放假,产能提升需要时间的因素,但我们以为救援体系也有改善的空间。很关键的一条是,尽快打通官方和社会救援渠道,打造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公共救援信息平台,更具透明度的物资供需对接与集散分发平台,让各类物资特别是防护装备更具效率地抵达前线。   我们在跟一些公益机构交流过程中了解的情况表明,如果按照目前官方公布的信息,比如武汉市,各类救援物资特别是医疗物资,必须通过武汉市红十字会,所有物资提交红十字会,送到指定仓库,再由红十字会分配送达医院。从官方公布的信息看,红会已经临时征调志愿人员,高负荷运转以保障救援物资接受和分发。   另一方面,社会捐赠如果想通过完全点对点的方式送达一线工作人员手中,也存在很多现实的困难。拿武汉来说,封城之后,救援物资的送达必须通过绿色通道放行,但这个绿色通道也并非对所有物流开放。如果考虑到武汉周边城市大多也采取了封闭措施,他们遇到的问题是一样的。手里明明有医院急需的物资,却送不进去,这是一些社会组织头疼的问题,但如果工作都通过红十字会来完成,是否又会给已经负荷很重的红十字会更大的压力?   我们注意到,目前,各类机构,从医院到各类社会组织和公益机构,乃至各类企业,都在发布各种急需物资的供求信息,但这些信息都是分散的、凌乱的,甚至不乏重复乃至虚假的信息(一些爱心机构和人士已经遇到类似情况)。我们也注意到,工信部官员称,从1月23日以来,共收到了武汉方面四批物资的需求清单,大致是四大类20多个品种。这说明工信部也在通过自己的系统了解需求并拿出解决方案。我们相信武汉乃至湖北各城市地区应该也有相应的机制,包括各类物资供应情况和缺口,应该有相应的统计快报。问题是,这样一整套信息是在一个封闭的体系内运转的,无论是在工信部还是地方政府部门,又或者红十字会,民间其实无从掌握。这个封闭体系阻断了信息的公开和流动,多少也正因如此,让一线医务工作者面对更大的焦虑,甚至他们也无从知道他们对防护装备的需求何时能够得到满足,不得不公开向社会求援,要求捐助。   这些信息原本应该是可以共享的,这些信息的共享和透明,对帮助疫区解决短缺物资供应是有帮助的,对于社会组织和公司机构,其他捐赠者更好地帮到一线也是有帮助的。甚至对于生产企业也是有帮助的。目前,全中国范围内,但凡有一些资源和渠道的机构和个人,秉持爱心者或者中间商,甚至想着发一笔财的掮客也好,都在提出各种需求,恨不得都直接向企业下订单。但这里面有多少兜兜转转的重复信息,有多少虚假信息,其实无从得知。相信政府部门和官方机构不知道,民间更不知道。我们很担心,这种信息不对称情况下的信息过载,其实也可能放大了供求矛盾,加大了对生产商的压力,也可能导致方方面面诸多人力物力的浪费。   在今天这样一个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时代,这些信息原本可以更好地沟通。比如红十字会能否不只是公布接受了哪些捐赠的信息,是否能够和地方政府部门联手,按日公布各类医疗机构物资短缺类别和基本情况,新的捐赠物资在途情况。武汉市提交给工信部的需求信息,是否也能够和社会组织、各类企业共享。也许这些信息仍然不可能保证完备,但显然比之各自为战要强得多。在信息公开透明的前提下,各级政府也不必强求各类捐赠的接受和分发压力都集于红十字会一身,或许只要报备一下,方便信息统计,就可以允许点对点的捐赠和救援,相应对,政府部门为其在各个环节提供绿色通道。这样做没什么不好。   我们常说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达到了1万美元。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看到,我们还有一个活跃的社会,有一批愿意奉献爱心的社会组织、公益机构、企业乃至个人。特别是当灾难发生的时候,这样一个活跃的社会和涌动的民间力量就更有珍贵。我们知道这是一场全民战争,既然如此,从一开始就需要秉持开放的心态,就该明白,如何更好地动员社会的力量,对打赢这场战争至关重要。这不仅体现在防疫和传染源的切断上,也体现在其他各个方面。   就物资和各类救援而言,目前单纯依靠政府体系显然并不够,政府部门面对千头万绪,也还没有能够兼顾到所有方面,所以我们需要社会力量充分发挥作用,也许他们没那么强大,但扮演的角色不可或缺。   要做好社会动员,首先就是要共享信息,让他们和官方渠道保持同步地了解各种信息,让他们了解到,在政府强大的采购和供应体系外,他们还可做些什么,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让社会力量充分发挥作用,前提是将他们纳入这个体系中去,要创造条件和便利,让他们能够充分地发挥动能。有些地方部门或许有所担心,认为在截断传染源的关键时期,人流物流的往来增加可能加大疫情扩散风险。这种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也不是没有解决方案。关键要看政府部门是否从抗击疫情的大局出发,让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其中,携起手来,众志成城,打好这场全民战争。(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财经快讯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