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快讯
2020年01月24日 下午02:08:00135阅读

马来西亚4名疑似病例排除感染

  当地时间24日早晨,马来西亚卫生部发表声明,称第四名在沙巴州一家医院隔离病房接受观察治疗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患者的检验结果呈阴性。

  至此,连同此前的3名疑似病例,4名疑似患者全部排除受感染情况,马来西亚目前没有相关确诊病例。

(文章来源:央视网)

相关推荐

Hulu等流媒体平台政治广告泛滥 暴露美国大选监管漏洞   北京时间2月24日消息,一则广告打断了Hulu用户观看NBC喜剧《布鲁克林99》(Brooklyn Nine-Nine)的过程,而这则广告的开头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讲话的片段。  无论是广告背后的保守派组织FreedomWorks,还是流媒体巨头Hulu,都不需要向公众透露更多关于这段30秒广告的信息,以及它针对的受众是谁,这让监管机构担心,联邦选举法并不适应数字时代,选民仍然容易受到操控。  美国政府在提高有偿政治演讲透明度方面几乎毫无进展。选民可能被总统候选人和游说团体欺骗的风险仍然很高,特别是在存在重大监管漏洞的网络上。  竞选资金专家说,他们尤其担心视频流媒体服务,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正在把看电视的习惯从有线电视转向网络。政客们一直在网上跟踪民众,过去一年里,他们的广告出现在热门平台上,比如流媒体机顶盒和软件服务提供商Roku,以及受广告支持的视频流媒体网站Tubi。  美国广播公司(ABC)、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福克斯(Fox)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等传统电视广播公司几十年来一直被要求保留有限的政治广告公开档案,这与联邦政府针对视频服务提供商提高此类广告透明度缺乏规定形成了鲜明对比。  对于道德监督机构来说,网络广告缺乏透明度,反映出选举年面临的更大挑战:竞选团队正花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的钱,试图接触选民并影响他们的决定,他们拥有强大的数字工具,然而联邦法规却没有跟上步伐。  根据分析公司eMarketer的数据,到11月,在电视、搜索、社交媒体和其他数字平台上投放的政治广告的价值可能会超过60亿美元。研究人员表示,传统电视仍然占据了广告收入的大部分,但随着竞选活动采用新的方式,根据选民的年龄、位置或其他个人特征来定位他们的信息,在各种网站和服务上的支出呈指数级增长。  在防止广告滥用的压力下,一些公司创建了自己的广告档案。Facebook和谷歌旗下的YouTube保留了竞选团队及其盟友付费推广的帖子、照片和视频的存储库,将选举或政治相关广告信息透明化。虽然这些档案经常被批评为不完整,但仍然帮助监管机构发现了潜在的不当行为。  虽然获得了巨额利润,并成为总统竞选的关键战场,Hulu之类的视频服务提供商在政治广告方面的分享却少得多。  同许多网站一样,这些视频网站允许政治竞选团队及其盟友针对特定类别的观众发布信息。一个政治候选人或团体可能会根据选民的地理区域、年龄、性别或可能的社会经济地位来制作广告。这些广告可以在单独的流媒体服务上播放,也可以通过第三方购买,覆盖多个流媒体网站的受众。  流媒体平台试图用精确定位受众群体来吸引富有的政治广告商。比如Hulu通过“个性化和精确的目标定位”吸引潜在的广告商,让他们能够接触到“更年轻、更投入的受众”。  随着在流媒体上的支出不断增加——而华盛顿似乎坐视不理——一些国会议员表示,这导致了严重的监管漏洞。  参议员马克·沃纳(Mark R. Warner)在一份声明中说:“随着总统竞选的全面展开,提高透明度——包括对所有政治广告的免责声明和一个强有力的政治档案制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来源:新浪美股) 财经快讯 0评论
次新基金公司发展分化 仍有超车机会   日前,睿远基金旗下第二只公募产品睿远均衡价值三年全天认购金额超1200亿元,创下国内公募基金历史最高认购纪录,次新基金公司的现状值得关注:部分公司爆款频出的同时,另一些则至今无一只新基金上架。  业内人士认为,股东背景、产品布局、销售团队等多个因素导致次新基金公司差距很大。但目前市场仍不存在寡头垄断,一些次新基金公司仍然有超车机会。  上海证券基金评价中心研究员杨晗表示,2016年6月,证监会进一步简化了基金公司的设立审批程序,并允许专业人士持股,激发了各类市场主体参与公募业务意愿。  “截至2019年底,2016年之后设立的次新基金公司共计27家。目前非货币资产管理规模过超过百亿的基金公司有4家,分别为鹏扬、华泰保兴、汇安和睿远基金,属于在成立后发展较快的基金公司。而其他次新基金公司资产管理规模及产品数量上仍较为落后,行业竞争力有待进一步提升。”杨晗介绍道。  而就产品发行及市场热度而言,公司近况分化也非常明显,有些公司产品募资屡屡成为“爆款”;有的收到批文后至今“鸦雀无声”,一基未发;还有些公司旗下产品募集不乐观,频繁延长募集期,甚至在成立后不久即遭遇大额赎回。  在杨晗看来,新设立基金公司发展分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以下三点:第一,是否发挥股东优势。新基金公司设立初期的品牌效应无法与老牌基金公司相较,此时股东背景强大的基金公司更容易募集资金。比如睿远基金,爆款频出背后离不开陈光明、付鹏博的号召力。  第二,是否在产品线布局有特色。新基金公司成立后,最初在产品线的布局上需要结合自身优势实现差异化。比如鹏扬基金作为私募转公募的代表,在业内以债券投资见长。公司规模增长主要依靠固收类产品。第三,渠道销售团队是否具备实力。同样以爆款基金产品睿远均衡价值为例,成功募集背后离不开前期各销售渠道的大力支持。好的产品同时需要强大的营销团队作支撑。  华南一家次新小型公募市场销售部总监助理表示,“品牌效应的差异主要体现在是否有明星的投研团队,但明星团队的口碑是团队成员在过去很长时间内的职业生涯中通过长期业绩和品牌塑造才达成的结果。很多次新公司投研团队来自券商资管或者有私募背景,在知名度的积累上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她认为,除品牌影响力的差异外,还有每个公司的管理团队资源禀赋的差异和公司发展战略的差异,比如管理团队在销售渠道端、机构端的人脉积累,对公司长远发展的定位,都会造成起步节奏的不同。不排除有公司长远定位做“精”,而非短期追求爆发式规模增长的情况。  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的市场部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她看来,大众的注意力主要跟着代销渠道和舆论引导走,所以次新基金需要在做好业绩的基础上坚持在零售方向上投入资源,并且运用创新性的传播和销售推动模式,在零售市场上做出差异化的品牌运营。零售无论在爆发力和持续力上都有不可估量的潜力,未来的市场空间足够大,也会有次新基金的天地。  至于长远来看次新公司如何做大,她指出布局零售市场也不是唯一路径,每家公司还是要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创业初衷、团队构成制定最适合自己的发展战略,这其中最核心的还是通过搭建团队,嫁接资源,构建风控体系等方式做好长期的投资业绩。总之市场并没有到寡头垄断的阶段,次新基金仍然有逆袭机会。(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财经快讯 0评论

徽网

安徽主流社交媒体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