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ala
2020年04月08日 下午04:19:2651阅读

爱奇艺被做空、好未来自曝 "瑞幸效应"还是自身问题?

  原标题:爱奇艺、跟谁学被做空,好未来自曝,“瑞幸效应”还是自身问题?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曾经的“国货之光”瑞幸咖啡财务造假风波尚未过去,多家中概股先后遇上“麻烦”,或被做空机构狙击,或自曝出现财务问题而股价大跌。

  4月7日晚,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下称“狼群研究”)将中概股公司爱奇艺(IQ.O)推上“悬崖”,一份37页的做空报告直指爱奇艺财务方面涉嫌造假。

  狼群研究认为,爱奇艺早在2018年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而且从那以后一直如此。报告称,预计爱奇艺2019年的收入虚增大约为80亿~130亿人民币,占财报营收的27%~44%。报告认为,爱奇艺不仅虚增营收,更夸大用户数量,并用虚增的费用和资产价格掩盖实际收入的不足。

  几乎同时,中概股好未来教育集团(TAL.N)发布消息称,在内审过程中发现某一员工可能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错误夸大了公司的销售数据。受此消息影响,好未来股价盘后跌超20%,最大跌幅超28%。

  同为在线教育公司——跟谁学(GSX.N)与瑞幸同在2月被做空。4月3日晚间,跟谁学在“瑞幸事件”之后发布财报,净利润暴增10倍却不被市场买账。财报发布后,跟谁学股价大跌15.5%,报收于32.93美元/股。公司高管虽强烈回应,4月6日发布的致投资人的信也表示,公司审计意见的措辞与友商新东方、好未来有些不同,享受萨班斯法案的豁免。股价却未见明显好转,截至发稿前一交易日报32.45美元/股。

  爱奇艺被指夸大收入

  狼群研究在做空报告标题中一语双关,一句“祝你好运”将瑞幸咖啡名称“luckin”和幸运“luck”联系在一起,暗指爱奇艺会如同瑞幸一般崩塌。

  报告开篇直指爱奇艺在2019年损失了103亿元人民币,比2018年增加了12亿元人民币。第四季度的付费用户增长仅为0.7%,处于历史最低水平,且广告收入在2019年下降了15%,毛利率依旧为负。

  而公开数据显示,爱奇艺全年总营收达到290亿元,同比增长16%,爱奇艺会员用户总数达到1.07亿,与2018年底相比净增加1950万。付费会员收益144亿元,会员业务营收同比增长36%。

  狼群研究称,2019年10月至11月对爱奇艺中国市场目标人群中的1563人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大约31.9%的用户通过他们使用该公司合作伙伴(如京东或小米TV)的会员资格访问了爱奇艺VIP客户可观看的内容。而爱奇艺则以总会员身份来计算双重会员资格,“这意味着它会记录全部的收入,并将合作伙伴方的份额作为费用记录下来,既烧了“假钱”,又夸大了爱奇艺的实际收入。”

  此外,狼群研究自称搜集了三个独立来源的数据,认为爱奇艺后端系统中的数据与DAU(Daily Active User、日活跃用户数量)自相矛盾,将公司DAU夸大了42%至60%。

  爱奇艺2019年10月披露平均移动DAU 1.75亿,2019年报告中披露的一线城市DAU为35.6%,中国一线城市的DAU约为6229万。但是,根据广告公司提供的后端数据,狼群研究表示在一级城市中仅发现2470万个DAU,比披露数据低60.3%。

  早在2020年2月,QuestMobile也就爱奇艺DAU问题发布了题为“ COVID-19疫情中的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特别报告,认为爱奇艺夸大了其DAU至少42%。该报告称爱奇艺的平均移动DAU在2020年春节的前10天仅为1.262亿,而爱奇艺声称的平均移动DAU为1.8亿。

  对比2015年以来爱奇艺所有VIEs和WOFE的中国信用报告,公司在岸运营实体包括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又名“北京爱奇艺”)、上海爱奇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又称“上海爱奇艺”)、上海中原网络有限公司(又名“上海中原”)、爱奇艺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又名“爱奇艺影业”)和北京爱奇艺电影院管理有限公司(又称“北京爱奇艺电影院”)。

  与招股说明书相比,爱奇艺向SEC报告的递延收入在2015、2016和2017年分别增长了261.7%,165.5%和86.2%。所谓递延收入,指的是资产负债表的项目,表示客户为将来要交付的服务预付款。由于爱奇艺的订阅用户是预付款项,因此其大部分收入显示为递延收入。狼群研究认为,爱奇艺因夸大了其对其新爱体育(iQIYI Sports)合资企业的贡献,创造了约1.1亿美元的递延收入。狼群研究认为这些IPO前的高估本质上导致爱奇艺IPO后收入继续被高估。

  狼群研究宣称“通过确保金融生态系统的平衡来保护投资者”,这并不是该机构第一次做空中概股。2019年12月10日,该机构曾发布报告做空趣头条,但做空效果甚微。趣头条回应称该机构做空报告严重失实,是由于该机构对公开数据的错误引用,以及对趣头条业务的多方面误解。趣头条股价也随后上涨。

  此次,狼群研究获得老牌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的支持,称双方已经共同研究爱奇艺约一年,其中包括一线城市的大量调研和广告商的数据收集。美国一家律师事务所Holzer & Holzer宣布,正在调查爱奇艺(IQ.O)是否遵守了美国联邦证券法。

  4月8日,爱奇艺回应称,关于第三方机构发表质疑爱奇艺的报告,其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并表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所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爱奇艺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在社交平台感谢大家的信任和鼎力支持,并强硬回应:“邪不压正,看最后谁赢”。

  好未来自曝拖累一众机构

  瑞幸“自曝家丑”仅一周后,好未来也因自曝成为舆论焦点。

  4月8日早间,好未来发布消息称,在内审过程中发现,某一员工可能存在违规行为。好未来怀疑,该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错误夸大“light class”的销售数据。目前该名员工已经被当地警方拘留。

  根据公告,“light class”的业务销售总额在2019年3月至2020年2月约占好未来总收入3%~4%。2020财年第一至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在2019年3月至2019年11月营收约为25亿美元。粗略估算,涉及造假的销售额不低于7500万美元至1亿美元。由于好未来尚未在中文投资者页面发布该公告,根据好未来官网,“light class”最可能对标的的项目是学而思轻课。

  好未来创立于2003年,最早业务为学而思培优,主营线下中小学课后辅导。近年来主攻在线教育,并推出在线大班课业务学而思网校。2010年,好未来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美上市的中小学教育机构。

  2020财年第三季度,好未来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学生总人次(长期正价课)从上年同期的约139.66万人增长到本季的约231.8人万,同比增长66%。截至2019年11月30日,好未来在70个城市共设有794个教学中心,而2019年2月28日在56个城市设有676个教学中心。

  目前多家机构持有好未来股票,其中嘉实海外中国股票基金持有45.03万股,交银中证海外中国互联网、易方达亚洲精选两只基金分别持有14.98万股、14.10万股,易方达中国中证海外互联ETF持有13.83万股。在海外机构方面,贝莱德、先锋国际成长基金(Vanguard International Growth Fund)、富达中国消费基金(Fidelity China Consumer Fund)等都持有好未来。

  跟谁学被称“最差上市教育公司”

  同为线上教育中概股,有人自曝有人被做空机构紧盯。

  今年2月瑞幸被浑水做空后,跟谁学也紧接着遭遇了做空。而在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后,跟谁学成为第一家发布财报的中概股公司。截至美国周二收盘,跟谁学股价下跌3.5%,报收32.45美元,盘后股价继续下跌,一度跌超11%。

  2月25日,做空机构Grizzly发布了一份五十多页的做空报告,认为跟谁学存在财务造假、刷单虚增学生人数、老股东抛售股票、CFO于上市前突然离职存在疑点等诸多问题,称“跟谁学是最差的上市教育公司”。

  单客价方面,Grizzly称跟谁学的目标群体是三线城市的学生和家长,课程收费远高于行业其他公司,但这些城市的客户支付能力远低于中国较富裕地区的客户,认为不合常理。Grizzly统计了跟谁学7个主要经营实体的信用报告,称2017年信用报告显示其综合净亏损为8610万元人民币,与SEC公布的的亏损额几乎完全吻合。但2018年,SEC公布的净利润为1970万元人民币,信用报告显示的综合净利润为1125万元人民币。Grizzly就此认为,跟谁学2018年净利润被夸大了74.6%。

  另外,Grizzly认为跟谁学存在严重的“刷单”现象,学生数量涉嫌造假。数据显示,2019年,跟谁学的总付费人次达274.3万人次,同比增长257.6%;员工规模从年初的1315人增加到了年末的6435人。跟谁学曾在2015年时被指要求企业刷单,2019年12月15日,“Moses English”曾发文称英语老师报名参加了跟谁学提供的词汇班,并被邀请参加了跟谁学管理的几个微信群,却收到来自不同微信群的学员发出的诸多相同评论。

  此外,Grizzly认为跟谁学高成本和高毛利率之间存在巨大的脱节,可能利用未合并的关联方分流成本,从而进行财务造假。这些关联方的公司地址相同、员工简历相似,很有可能是跟谁学的“马甲”。

  4月3日,跟谁学发布了2019年财报,显示公司2019财年净收入为21.1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2.3%;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实现净利润2.869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2557万元人民币,同比暴增逾10倍。但市场一方面还在“瑞幸情绪“中,受到做空报告影响,该公司在披露财报后股价大跌15.52%。

  跟谁学曾对外回应称,对于这种主观臆断、逻辑混乱的报告不需要评价。4月6日,跟谁学发布致投资人的信表示,审计意见的措辞与友商新东方、好未来有些不同,原因在于跟谁学上市未满一年,享受萨班斯法案的豁免。

  4月8日,跟谁学CEO陈向东表示,很是愕然。陈向东称,自创业第一天起,诚信是自己核心价值观之一,从始至终没有改变,时间是最好的朋友。

(来源:第一财经)

相关推荐

徽网,与世界快连接LOGO

徽网

与世界快连接

打开徽网,查看更多...